1. 主页 > 抖音文案 > 电影剧本 >

《阳台》最终剧本

四幕话剧《阳台》

编剧 陈佩斯 甘草

剧中人物

侯建设 男,45岁,某机关处长

张秀芝 女,45岁,某机关公务人员,侯建设的妻子

李 丽 女,22岁,售楼小姐,侯建设的情人

穆 某 男,48岁,进城务工人员(包工头),剧中称“老穆”

顺 顺 男,20岁,进城务工人员,老穆的小舅子

民 工 男,18岁,进城务工人员,顺顺的跟班

众民工 老穆的同乡进城务工人员若干,年龄不等

时间

2002年冬季

地点

北京某新建小区

[闸幕:一幅巨大的楼盘广告牌横在整个舞台前区,上面写有鲜艳的宣传口号“欢迎首批入住业主”。

[前区面光:弱。耳光:五至六只灯投射在巨形广告上形成光束。

楔 子

[场灯渐暗,前区光压掉,投射灯压暗。

[音乐起。

[黑暗中,民工們黑黝黝的身影在激愤的摇滚乐伴奏下,三三两两地缓步上台,在台前、两侧如雕塑般或蹲或坐一动不动。

[音乐止。

[启光。

[民工推老穆踉跄上场。

民 工:(大吼)还钱!

老 穆:哎呀,我没钱!

民 工:还钱!

老 穆:我没钱吗!

民 工:呸!还钱!

老 穆:你说我但分有一分钱我……(看到众民工)呦!你们怎么都跑到人家小区门口这坐着像什么样子,影响有多不好!大家都先回去,先回去……

民 工:(对众民工)等会儿,顺顺没说走,不准走!

老 穆:又是顺顺,我就猜到是他叫你们来的。

民 工:啊!

老 穆:我这个小舅子你们还不知道吗?让他姐给惯的没个样子,唯恐天下不乱!大家听我的,先回去啊。问题咱们慢慢解决。

民 工:嚯……好啊,你有什么解决问题的办法,说说吧!

老 穆:办法是人想的嘛。最近哪,我又找到一个门路,咱们再向上级写一封告状信……

[民工一把推开老穆。

民 工:写什么写?我问你啊,两年了我们向上级写了多少封了?工钱要回来没有?

老 穆:你总得容上级有一个处理问题的时间吗!

民 工:呸!不等了,办法不要你想了。

老 穆:不要我想了?

民 工:顺顺说了,办法只有一个。

老 穆:说说。

民 工:跳楼!

[老穆扑上去捂住他的嘴。

老 穆:胡闹你。这不是影响更糟吗?!

民 工:影响……你还怕影响?!

[民工抬腿踢了老穆两脚,老穆不服气,民工一伸手。

民 工:那你还钱哪……两年,(步步紧逼)四十四万四毛四……拿来!

[老穆无奈地蹲在地上。

老 穆:我、我……

民 工:还钱那!

老 穆:(痛苦无奈地)我、我这话跟你们说过多少遍了,他这份钱是大包工头欠了我的……

[抬脚踢在老穆的屁股上。

民 工:你又欠了我们的!我们要钱回家团圆,他还拦着,大家说怎么办?!

众民工:跳楼、跳楼……

老 穆:你们……胡闹……好好,你们谁想跳楼谁举手……再立下个字据,我回家跟你们家人有个交代。

民 工:少废话,你跳!

老 穆:你说什么?

民 工:你跳!

老 穆:我跳?

民 工:啊!

老 穆:凭什么我跳?

民 工:凭什么你跳?顺顺说了,该你跳。

老 穆:顺顺说让我跳,我就跳啊?

[顺顺扛着标语上。

众民工:对!

老 穆:我脑子有毛病吗。他想跳不是吗?让他带你们一个一个往下跳。

顺 顺:(没好气地)是骂我呢?!

老 穆:(一惊)……我……没,没骂你,是说……哎呀我的亲舅子,看你一头汗,别在闪着腰……!

顺 顺:怕我闪腰?那你拿着。

老 穆:哎。(接过标语)哎,这是什么……?

顺 顺:标语!

老 穆:标……标语是随便拿的?!顺顺咱可别因为讨工钱,再犯了政治错误!

顺 顺:你上楼顶,去把它挂上,然后,跳楼!

老 穆:什……什么?你真打算让我跳楼?

顺 顺:是你带着大家伙来打工的吧!是你代表我们和大包工头儿签合同的吧。现在工钱要不回来,你不跳,谁跳?!大家说该不该我姐夫跳楼?(问观众)该不该?

观 众:该!

顺 顺:你看,都说该。(对观众)那这样,咱们一起把他轰下去。我说“姐夫”,你们说“跳楼”。预备——齐!姐——夫——

观 众:跳楼!

顺 顺:姐--夫—

覌 众:跳楼!

顺 顺:跳--楼—

观 众:姐夫!

老 穆:好!好!我认了。你们人多我认了。我跳楼行了吧!

[老穆夹着标语往左侧(上)走。

顺 顺:回来,姐夫。

老 穆:还有什么事啊?

顺 顺:话还没说完呢。假跳!

老 穆:你说什么?

顺 顺:假跳。

老 穆:哎呦我的妈呀,可吓死我了。

[老穆吓得腿站立不住,被顺顺拉扯起。

顺 顺:哎呀!看你那怂样!

老 穆:我怂……你看楼有多高。我也是说吗,你不能让你姐年轻轻的就当寡妇了,我这个小舅子也没这么傻吗……

民 工:你傻!连工钱都要不回来。

顺 顺:行了,别说了。姐夫,你听我说,你在上面跳楼,我在下面扮演记者……

老 穆:你要干吗?!

顺 顺:我扮记者。

老 穆:顺顺你敢……

顺 顺:你听我说。

老 穆:我听你说。

顺 顺:我一声长哨……

老 穆:(学顺顺)我一声长哨……

顺 顺:(哨响)你就往前扑!

老 穆:(学顺顺)你就往前扑!

顺 顺:对!

老 穆:给你

[老穆把标语递给顺顺。

顺 顺:哎。

老 穆:上去吧。

[顺顺转身欲走,反应过来,把标语交还老穆。

顺 顺:你听我说。

老 穆:(认真的)对,我听你说。

顺 顺:我一声长哨

老 穆:(学顺顺)我一声长哨

顺 顺:(哨响)你就往前扑!

老 穆:(学顺顺)你就往前扑!(对顺顺)上去吧。

[老穆又把标语递给顺顺。顺顺扛起标语又要走,转回身将标语扔还老穆。

顺 顺:你给我拿着吧

[顺顺脚踢老穆,再把标语交还老穆。

老 穆:顺顺……你怎么也要给我留点面子吧,我在村里大小也是个村支部书记,又是你姐夫,你不能像呵斥三孙子是……

民 工:(忍不住的)欠钱就是孙子。

顺 顺:对,孙子!

老 穆:(对民工)小子,我惹不起他……我还惹不起你!(脚踢民工)

顺 顺:(吹哨)站好,你凭什么不跳?

老 穆:我这话跟你们说过多少遍了,今天我再跟你们说最后一遍:他这份钱……

顺顺、民工:……是开发商欠了施工方的,施工方欠了大工头儿的,大工头儿又欠了你的……

老 穆:对……

顺顺、民工:孙子!上去!

老 穆:(无奈,乖乖的)好,我跳,我跳行了吧。

[老穆欲下场,李丽打电话从左台侧上场。

老 穆:地产公司的售楼小姐!

顺 顺:快,上去!

[老穆从李丽背后,左台侧(上)下场。顺顺急忙躲开,从右侧下场。

李 丽:(对手机,乖巧亲昵地)……咳呀,我的侯大处长!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家啊?……

[侯建设夹着公文包,打着电话上。与下场的顺顺撞上,腋下的公文袋掉了却不自知。民工捡起。

侯建设:(亲昵地)来了,来了……

李 丽:喂……

侯建设:宝贝啊,我已经看见你了……

[二人互相看见。

[李丽欲拥抱侯建设却被他挡住。

侯建设:嘘----这么多人。什么事这么急?

李 丽:人家想你吗!快点回家吧。

侯建设:马上回去,等你啊!

民 工:(对侯建设)师傅,这是你的吧?

[侯建设一把夺过民工手中的公文袋。

侯建设:(紧张地)怎么在你手里?!

民 工:我捡的……

侯建设:哪捡的?你是干什么的?

李 丽:这是什么?

[从侯建设手里拿过公文袋,准备打开。候建设迅速从李丽手里抢过公文袋。

侯建设:(装做若无其事的)……文件……单位文件。我上去了。你快点。

李 丽:(故做姿态地)我去换了衣服就来。

[李丽与侯建设互相催促着,刚回头要走,忽然都觉得对方有些反常,又回头看看,李丽掩饰地冲侯建设一个飞吻。

[侯建设下场。

[李丽拿出电话拨号。

李 丽:喂,侯太太吗?您好!我是亚亭花园售楼处……您什么时候到?……您快到的时候会看到一个很大的广告牌……对对对!您家是A座1618……好一会儿见,侯太太。

民 工:……小姐!

李 丽:什么事?

民 工:有民工要跳楼!

李 丽:又是要工钱的吧?我们老总今天不在,明天再来跳吧!

[顺顺扮成记者模样,挎着傻瓜照像机大模大样上场。

顺 顺:吭吭……

民 工:记者来了!

顺 顺:哪里有人跳楼啊?!

[顺顺与民工使了个眼色。

民 工:(装模作样地)上边……

顺 顺:这么高。这要掉下来……

[顺顺边问边听边拍照。

[李丽回避着镜头。

李 丽:(抬头看看)人呢?

顺 顺:(对民工)人呢?

民 工:(也抬头看)怎么还没上去?!

李 丽:怎么……

顺 顺:(趾高气昂地)小姐,去把你们老总叫来一下,我要采访。

李 丽:(客气地)好好,记者同志……

顺 顺:(故意不睬)(对民工)你们的材料我们老总看过了,这件事情明天见报!一定会轰动全城。

民 工:啊!掉下来了!

[众人惊叫着向台一侧躲避。李丽扑到了顺顺的怀里。(短时间静场)

顺 顺:(松了口气,安慰李丽)标语!那是标语……喂,喂,看到人了!

李 丽:吓死我了。

[顺顺又按下了快门。

顺 顺:(读标语)欠我们两年工资不给,我不活了。好,写得好!(大声地对民工)你!告诉上边跳楼的人,跳的时候一定要脑袋瓜子朝下!

李 丽:啊?!为什么呢?

顺 顺:为什么,脑浆子才能摔出来啊!

李 丽:(惊恐地)啊?我的楼就不好卖了。

顺 顺:……拍出照片肯定好看!鲜艳啊!

民 工:(朝上喊)老穆,脑袋朝下!

李 丽:啊……?!

顺 顺:(对李丽)什么时候还钱?

李 丽:我……?!

[顺顺一使眼色。

民 工:(朝楼上喊)往下摔!

顺 顺:(对李丽)什么时候还钱?

李 丽:我……?!

民 工:(朝楼上喊)往下摔!

李 丽:……我也做不了主啊!

顺 顺:你做不了主是吧?(用手一指空地)那你就靠边儿站!

李 丽:谢谢啊!

顺 顺:(冲楼上吹了一声长哨)老穆同志,往这儿跳!

[李丽突然意识到,惊叫着跳到一边。

李 丽:啊——!

顺 顺:你们什么时候还钱?

李 丽:(慌乱、没主意的)我也不知道啊。

顺 顺:不知道是吧?(对民工)你听好了,等他跳完你接着跳!

民 工:没问题!

顺 顺:(冲楼上)准备好喽,(吹哨)预备……

李 丽:我也做不了主啊!

顺 顺:跳(吹哨)。预备……

李 丽:(不知所措地)……我想想……

民 工:不好,有风!

李 丽:……

顺 顺:跳(吹哨)。预备……

李 丽:等等……我打电话给我们老总!

顺 顺:好……

民 工:哎——掉下来了!

[音乐起。

[灯光忽明忽暗。

顺 顺:(惊叫)姐夫!

李 丽:姐夫?!(抱头向一旁躲)天哪,别砸着我!

民 工:……抓住标语了……

顺 顺:姐夫啊,你傻啊,怎么真跳啊!

民 工:抓住,千万别松手!

顺 顺:标语不够长……

民 工:还差三四层高呢!

顺 顺:找床单子……

[音乐渐弱渐收。

[众人奔下。混乱中李丽的手机铃声响起。

[光线暗转。只剩台前定点光。

[只剩下台前李丽一个人,李丽接电话。

李 丽:(自语)侯太太,早不打晚不打偏偏……(接电话轻柔地)喂,侯太太啊?你已经看到广告牌了,那您听我说,你一直沿着广告牌往里走……对,A座的1618……哦,对了,我们通过特快专递寄给你的钥匙你带了吗?……带了啊,(白)太好了!……(对电话)啊?您不知道这件事啊?……那可能是侯处长想给您一个惊喜嘛!(一捂手机,模仿张秀芝的口气)哟——嘻嘻嘻!……瞧把你乐的,等着看好戏吧!(对着手机轻柔地)好,侯太太一会儿见,拜拜。(挂断电话)上钩了。(看表)(白)我的地下工作都做了三年了,早该浮上水面了,今天就要三头对案:他老婆、我这个情人,都摆到侯处长面前,咳——侯处长要为难了……要我说,还是一了百了,离婚!

[切光。

[效果声起。

[闸幕起。

[效果声渐弱,音乐交替渐入。

第 一 幕

地点:亚亭花园。A座1618。侯建设家

气氛:傍晚

布景:舞台左边(上场方向)为户门,客厅,右边为卧室、卫生间,大床。

卧室较客厅高差30公分。卧室前区与卫生间相接处为15公分高的斜坡平台。卧室门后是壁橱。阳台在卧室后区,中间有落地窗相隔。客厅与卧室之间有三级台阶、一个斜栏,有门相隔。客厅分为前后区,前区有户门,两个大沙发,一个茶几,后区为吧台、酒柜。小封闭式阳台,上置两株绿色植物,右手通阳台。

第一场

[后区阳台定点光起。

[音乐止。

[一条红底白字的标语垂吊在舞台后区卧室外,卧室阳台上悬吊着抓着标语的老穆,他双腿三蹬两蹬够到阳台边,想要往里跳,却落在阳台外,一只胳膊死死扒住围栏。

[主场景与天幕光启。

[侯建设上场,用钥匙开门进屋,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摆弄着一个文件袋。

[侯建设用胶带在文件袋上粘了几条,咳嗽一声然后走进卧室,把文件袋粘在床底下,又趴在床底下按了几下。

[老穆拼命挣扎着翻上围栏,脸朝外喘息。

[侯建设从床底下爬起来。他看看床下。

侯建设:(自语地)……边儿上有点儿卷……不行,还得再粘一层胶条……

[侯建设走到客厅,从茶几上的手袋里找到胶条。

[老穆跳进阳台,看看落地窗内无人,走至阳台门边死角。

[客厅。侯建设警觉地起身四处看看。然后又回到卧室,探身到床下贴胶条。

[老穆敲敲阳台门。

[侯建设以为有人敲户门,迅速地藏好胶条,整理好床,走到客厅,顺手关上卧室门。

侯建设:请进,宝贝儿。

[候建设打开房门却不见人,认为是李丽再捉弄他,索性出门找她,顺手关上房门。

[老穆探头探脑地进了卧室。

老 穆:我进来了……

[老穆打开卧室门,向客厅探望。

[候建设找人进侧幕。

老 穆:哎?奇怪啦!我一敲门明明听见“请进”我才进来的,人呢?!别慌,我还是先在阳台上躲躲。

[侯建设被楼外声音吸引,从客厅后区走到阳台向楼下张望。

[老穆返回阳台的时候,侯建设也从阳台走进客厅,至卧室。

客厅

侯建设:物业管理像什么样子,乱哄哄的!

[侯建设进卧室,探身到床下。

[老穆透过落地窗再探头向卧室张望,见无人,走至阳台门边。(观众视线死角)

侯建设:(起身)诶,又掉下来了……

[老穆又敲了敲阳台门。

[侯建设一惊,没来得及把文件袋粘牢,只好扔在了床下,走出卧室,有随手关上卧室门。

卧室

侯建设:还要我亲自给你开门。

[候建设走出卧室到客厅,带上卧室门。

老 穆:不……不用……我自己已经……

[老穆诚惶诚恐走进卧室。

老 穆:吔——?

[二人同时起步向外走。

[侯建设开户门,老穆开卧室门,向客厅张望。

[侯建设走出户门,门外无人。

客厅。

老 穆:(惊诧吔)见鬼了……我明明听到屋里有人,怎么连个人影都看不见那!

[老穆心一虚又躲进了卧室,侯建设进户门。

卧室

老 穆:(对卧室内)屋里有人呗?

客厅

侯建设:咳咳,跟我藏猫猫儿。

卧室

老 穆:(自语)我的妈哟,恁么大的床!

[侯建设又返身从猫眼向外张望。

第二场

[户门外。李丽走来,掏出钥匙,开门。

[客厅。侯建设躲在门后,李丽进门。

[卧室。老穆拍拍屁股上的土,大着胆子坐在床角。

客厅

侯建设:(对李丽)不许动!

卧室

老 穆:(举起双手)我没动……

客厅

李 丽:哎呀,你吓着我了……!

卧室

老 穆:我不是故意的……

客厅

侯建设:(对李丽)你还跟我藏?

李 丽:……谁藏了,讨厌!……新家住着还舒服吧?

侯建设:舒服!

李 丽:(暗渡春风地)床睡着还行吧?

侯建设:很行。

[李丽轻挽候建设向卧室走。

李 丽:可别忘了咱们的装修费还没付呢!

卧室

老 穆:噢,不是和我说话!

客厅

侯建设:(心烦地)嗨呀,宝贝,千万别提这事了,一说这事儿我脑袋都大了,这还不好办了,那几个老总都知道咱们的装修费还没付呢,马上派人一人送来一张储蓄卡……

[侯建设从卧室门外又拉回李丽,二人在沙发上坐下。候建设从西服背心的口袋里掏出几张储蓄卡,像捻扑克牌一样。

侯建设:你看,朱总、牛总、杨总、马总,还有你们任总,对了,你说用谁的付装修费?

[李丽一把抽出其中一张卡。

李 丽:当然是用任总的啦。

侯建设:(醋意地)当然是用任总……我就知道任总为了他下一个项目,让你在我这儿吹耳边风,对不对?

卧室

老 穆:(吃惊的)这是什么官呀?专管大老板的!

客厅

李 丽:(娇媚地)哎呀,人家在任总公司做售楼小姐,又是他把我介绍给你认识的,你怎么能过河拆桥哩!

侯建设:你搞清楚点儿啊,是我认识你以后让他安排你做售楼小姐,你认识我以前还不是一个……

[李丽一记热吻按住候建设的话。

候建设:……你还不就是一个……

[李丽又一记热吻在候建设脸上。候建设被撩得欲火如炽,撅着

嘴要亲李丽,李丽却泥鳅一样滑脱。

侯建设:(恳求的)过来。

卧室

老 穆:(误会地)啊!

客厅

李 丽:东东……

侯建设:(恳求的)过来。

卧室

老 穆:(误会地)我?

客厅

侯建设:(欲火焚身般地)你过来。

客厅

李 丽:(燃情地)爹地……

卧室

老 穆:噢,敢情外面是父女两个。

客厅

[候建设起身捉李丽,李丽又往卧室引导。

侯建设:过来嘛。

李 丽:来嘛。

侯建设:哪儿跑!

卧室

老 穆:我没跑?

[客厅后区纱帘后。侯建设急不可待的搂住李丽的腰,二人亲吻。

[老穆一出卧室门,正撞上侯建设李丽相拥。老穆忙反身关上门。

卧室

老 穆:(白)呀,这可看不得,看了眼睛要长针眼哪!这是谁跟谁呀?这哪是爷俩的事呀?!

客厅

[李丽偷偷看了下手表。

李 丽:(白)快了,她老婆就快到了。(对侯建设)爹地……

侯建设:哎。

卧室

老 穆:(白)我怎么听着那么别扭呢!

客厅

李 丽:你说新家落成要庆贺一下嘛。

侯建设:啊,对!等会儿,宝贝,这是法国68年干红。2000多一瓶……

李 丽:快打开呀,我们好好庆贺一下!

[侯建设转身到吧台倒酒。

卧室

[老穆探身进浴室,看了一眼。

老 穆:(自语)完了,出不去了!

客厅

李 丽:(白)我现在就调动他的情绪!

卧室

老 穆:我还是和人家打声招呼吧!

[老穆转身向外走。

客厅

李 丽: music!

[李丽拿起茶几上的遥控器一按。

[音乐起。三人都定住。

[李丽随着音乐缓步走到卧室门前,面对吧台边倒酒的侯建设,卖弄风情地脱去风衣。

[老穆踏着节奏欲再出卧室解释,正碰上背朝卧室门裸露肩背的李丽,她把风衣向后一甩扔在老穆身上。

[老穆不知所措地将风衣搭在李丽伸出的胳膊上,关上卧室门,又躲回卧室。

[李丽不解地看着又回到胳膊上的风衣,回头却看见关闭着的房门,顾不上多想,把风衣顺手扔在沙发靠背上。

客厅

李丽、侯建设:干杯!

卧室

老 穆:完了,我这两只眼睛都要长针眼儿了!

客厅。

[两人放下杯子在吧台上,拥在一起翩翩起舞。

李 丽:(燃情地)爹地……

候建设:哎!

卧室

老 穆:(白)我明白了,现在城里女人都把自己男人叫爹地了。

客厅

李 丽:我们进去嘛!

[音乐止。

卧室

老 穆:遭了,还进来了……藏紧点。

客厅

候建设:(调情地)进去干嘛呀?宝贝儿。

李 丽:我们进去吧!

[李丽向卧室拉候建设,候建设踏着舞步故意恣情地向外拉李丽,二人你来我往如漆似胶。

侯建设:我不进哪我不进,我就不进哪我就不进……我进来哪!

[老穆一猫腰钻进床下。

[李丽和侯建设进卧室。

李 丽:(激情彭湃地)……啊,这么大的床啊……我们怎么翻(亲吻)……我们怎么折腾(亲吻)……都掉不下来了!(亲吻)……

[李丽仰倒在床上,候建设扑上去,两人相拥……

[老穆从床罩下露出惊恐的脸来。

[候建设忽然想起什么,欠起身……

侯建设:把眼睛闭上。

[侯建设随手从口袋里掏出精美的首饰盒,打开,拿出一枚钻戒。

侯建设:再睁开。看看是不是你要的那一款。

李 丽:(将钻戒举起看着标牌,激动的)卡迪亚,0.5克拉。五万块……哦,爹地,我太喜欢你了!

[二人起身从床上向前区调度。

[老穆从床下爬出,躲进阳台边卷起的布帘里。

侯建设:钱不重要,只要你喜欢。

[李丽不住的欣赏手上的钻戒

李 丽:(激动的)时尚的首饰是为漂亮女人准备的。

侯建设:漂亮的女人是为成功男人准备的。

李 丽:(深情地)这算是向我求婚的戒指吗?

侯建设:(郑重地)只要你喜欢算什么都可以!

[李丽把左手一伸,侯建设立刻做戏一般跪下一条腿。

侯建设:(有戏剧感、无限深情地)啊,丽丽,无论我贫穷还是富有,健康还是疾病,当官还是削职为民,逐渐变老,你都愿意和我永远在一起,永远不分离吗?

李 丽:(真诚的)我愿意。

[侯建设为李丽戴上钻戒。

[侯建设正要亲吻李丽,李丽却只顾着看戒指,躲开了。

李 丽:(兴奋地)哇塞,酷毙了……卡迪亚……五万块!(忽地想起)来了!

侯建设:谁来了?!

李 丽:……我的情绪来了!……噢。我热……不行了……噢——啊!……快……快脱衣服!

[李丽把侯建设扑倒在床上,慌忙往下扯衣服。

侯建设:(摸不着头脑地)……急……急什么呀!

李 丽:我热……

老 穆:(白)我也热……

侯建设:你看你,不管干什么都那么风风火火的!

李 丽:人家年轻嘛!

老 穆:(白)我也不老啊!

侯建设:好,我去把窗帘拉上。

李 丽:快点儿!

[侯建设走到阳台前拉右侧布帘,露出站在窗帘后的老穆。

[老穆一猫腰躲至床后。

[侯建设拉上窗帘,又打开向外探望。

侯建设:楼下这么多人干什么呢?

李 丽:管他呢!快来吧!

侯建设:……他们都朝着咱们窗子在嚷呢!

李 丽:(一看表,爬起身。)(白)呀,五点半到了。

[老穆从床后藏到卧室门后。

[李丽索性起身,拉住侯建设踏着舞步到浴室门口。

李 丽:阿建,来。

[侯建设踏着节奏向李丽冲去。

李 丽:先去洗个澡!

侯建设:(急不可待地)每天都是桑拿、按摩……

李 丽:去嘛……

侯建设:好的,那你马上也来……

李 丽:(性感地)马上!

候建设:(痴迷地)鸳鸯浴……

李 丽:(飞吻)鸳鸯浴……

[侯建设看着李丽,欲进浴室。

[李丽一扭柳腰。。

[侯建设兴奋返身撞在门框上。

李 丽:(白)(兴奋地)上当了!我要让侯太太看看她自己的丈夫和情人洗鸳鸯浴!到时候,侯太太一生气,“侯建设,我要跟你离婚!”哇噻——她丈夫就是我的了!(对浴室内的侯建设)小爸爸,我给你把衣服叠整齐啊。

[李丽进浴室,将侯建设的西服背心和领带拿了出来,故意散扔在地上。

[户门外

[顺顺和民工上。

顺 顺:你看清楚了?我姐夫是不是进的这个屋啊?

民 工:错不了,哎?好像是……又好像不是!

[顺顺小心翼翼地敲门。

李 丽:来了。(白)哎?不对,她应该有钥匙啊?

[李丽随手关上卧室门,迅速进浴室。

顺 顺:怎么没人答应啊?

民 工:应该在里边。

[从卧室门后暴露出来的老穆跑到客厅户门后,从猫眼向外看到顺顺和刚上场的张秀芝。

顺 顺:有人吗……有人吗?

老 穆:好象是顺顺的声音……坏了,怎么后面还有一个大胖娘们……糟了,我还进不去了……!!

[老穆只得又进卧室,却见侯建设低头找衣服出了浴室,忙躲在客厅的沙发上,用李丽的风衣盖住自己。

第三场

[张秀芝不解地看着门前的人和手中的钥匙。

户门外

张秀芝:(迟疑地)你们是在敲我家门儿吧?

顺 顺:(谦卑地)您是户主儿?

张秀芝:大概是吧。你们售楼处一个小姐,打电话通知我。说我丈夫买的房子装修好了,让我来验收……这是钥匙。

顺 顺:那……您请。请开门儿。

卧室

[侯建设听到门外的响声从浴室探出头来。

户门外

张秀芝:(疑惑地看着众人):那你们在这儿干嘛?

顺 顺:我们……这两栋楼就是我们盖的,干了两年活儿……一分钱都没拿到……

张秀芝:(突然地)走!都走!都走!

客厅

[侯建设走到客厅沙发后,听户外的动静。

侯建设:怎么像秀芝的嗓门儿啊?

户外

张秀芝:这种事情找你们开发商去!别什么事儿都找我爱人。走!

[二人吓得唯唯后退。

[张秀芝开门。

[侯建设忙拉上户门,抓起沙发上李丽的包和风衣,跑进卧室。

卧室

侯建设:坏了!张秀芝。

[音乐起

卧室

侯建设:丽丽,快……快穿衣服……

李 丽:怎么了?

侯建设:张……秀芝——我老婆来啦!

客厅

老 穆:(白)他老婆不是在里边儿吗?

[李丽裹着浴巾探出身来。

李 丽:不可能。

侯建设:怎么不可能,她还有钥匙哪!

李 丽:(假装惊讶地)啊?!那可能是售楼处其他人把钥匙寄到你们家去了!

侯建设:嘿!快点穿衣服吧!

[侯建设把包和衣服扔给李丽,推李丽进浴室换衣服。侯建设在床边胡乱的穿衣服。

[音乐止。

户外

顺 顺:是这么回事儿,有一个人从阳台上进到你们家去了……

张秀芝:啊?!真的?

顺 顺:是个男的……大高个。

张秀芝:天哪!

[老穆从客厅后区跑到阳台上,又从阳台跑到客厅。

[卧室。李丽故意走出浴室。

李 丽:(做可怜状)要看就让她看……要打就让她打嘛!

[侯建设刚披上的上衣,又被李丽脱下。

客厅

[张秀芝开门让顺顺进屋去搜。

[老穆顺势躲在门一侧(前区)最靠近观众席的位置。

顺 顺:我先去侦察一下。

民 工:别怕,他当过兵。

张秀芝:好的。

卧室

侯建设:她进来了!

[侯建设把李丽推进浴室,自己躲进阳台一侧落地窗帘后。

[顺顺进客厅。张秀芝跟进,被顺顺推至门一侧老穆身边,老穆顺势与她背靠背贴在一起,紧张地上下喘息。顺顺小心翼翼地从客厅进了卧室,听到浴室有响动,一步窜进浴室。

李 丽:(惊叫)啊——!

顺 顺:(惊呼)啊——!

张秀芝:(惊恐地)啊—!

老 穆:(绝望地)啊--!

[顺顺满脸满身是热水,狼狈地从浴室跑到户门外,又回来把张秀芝拉到门外。老穆瘫倒在沙发上。

卧室

李 丽:怎么是个男人!

[侯建设从窗帘后边探出头。

侯建设:是我老婆!

李 丽:不是!

侯建设:明明是我老婆,快进去!

[侯建设和李丽进浴室。

[老穆乘机又溜到卧室门后。

户门外

[顺顺跑出去,众人围拢他。

民 工:找到没有?在里边不?

顺 顺:对……对不住……太太……我……对不住……

张秀芝:有人没人哪?!

顺 顺:有……还拿开水烫了我眼睛……我该死!我不该往哪儿看……

张秀芝:看到什么?

顺 顺:大妈,真对不起!我不该往那儿看。

张秀芝:说呀?

顺 顺:我看到……可能是您家的……!

卧室

[李丽冲出浴室。

李 丽:(对身后的候建设)大男人!

户门外

顺 顺:咳!

[顺顺一顿脚走了,民工也跟着下场。

第四场

[张秀芝犹疑地进了户门。

侯建设:(疑惑地)大男人?

李 丽:嗯!

侯建设:什么他妈鸟人!?

[李丽进浴室里穿衣服。

[侯建设愤愤地向客厅走。

[张秀芝关好门向卧室探望。

卧室

侯建设:(大惊)啊?!秀……秀芝。

客厅

张秀芝:(惊愕)老侯……你……你怎么在这儿呢?!……

[侯建设迅速出卧室反手拉上门。

侯建设:(慌乱地)我……你……她……

[老穆拉卧室门遮挡自己。

张秀芝:(恍然大悟)我明白了。

侯建设:我……

张秀芝:(情绪激动地)什么都别说了,我的天哪……!

侯建设:(害怕地)我错了……

张秀芝:……这么漂亮的房子……这么大的厅……!厨房在哪儿?

侯建设:(下意识地一指)那儿。

张秀芝:啊?!(倒抽一口气)那么大的厨房……还有整套的刀具!

侯建设:(害怕地)别激动……冷静!

[张秀芝一把拉过候建设至前区。

[老穆从卧室门后藏到床底下。

张秀芝:(发狠地)……我明白了,你说在郊区开一个星期会……其实就是自己在这里装修新房子!

侯建设:(捂着脸)千万别打脸……

张秀芝:打你的……噢哟,我是想亲你的脸!

[张秀芝一把抱过侯建设的脸,用力亲吻。

[李丽从浴室悄悄出来。

张秀芝:(喜极而泣地)……其实……你是想给我一个惊喜?!

侯建设:(搪塞的)为了见面方便……

张秀芝:啊?

侯建设:(掩饰地)不……为了咱们生活的……更好嘛!

[候建设装做深情的搂住张秀芝,

张秀芝:(动情地)嗯……太漂亮了,我简直像是做梦!

[张秀芝一把紧紧抱住候建设。

侯建设:啊?!……别……秀芝,看把你高兴的!

张秀芝:(高兴地哭了出来)呜——呜——有纸没有?

侯建设:有。

张秀芝:在哪?

侯建设:在浴室。

张秀芝:浴室在哪?

侯建设:在卧室。

张秀芝:哦,我去。

[张秀芝转身朝卧室走。

侯建设:你去……啊不,我去!……你再仔细看看客厅、客卧、公共卫生间……

[此时李丽正从浴室走到卧室门后。

张秀芝:不行,我要自己去看!……

[张秀芝一推卧室门正把李丽撞在门后。

张秀芝:……我做梦都想有个豪华浴室……

[张秀芝一转身进了卧室浴室。

客厅

侯建设:坏了!

浴室内

张秀芝:啊!!

侯建设:完了,看见人了!

[侯建设一推卧室门,又把李丽撞在门后。

张秀芝:(浴室)……太奢侈啦!

侯建设:嗬,吓死我了。

[候建设腿一软靠在门上,李丽一推门,又将候建设撞到床头柜上,李丽捂着头,气冲冲地走到浴室门边。

李 丽:哼,激动什么,这是我的房子!

[候建设飞速爬起身,跑到李丽身边,一把捂住她的嘴。

侯建设:(着急地)姑奶奶,我以为你在里头,你先藏一藏吧!

李 丽:(不依不饶地)今天是庆贺我们俩的新居落成,她来干什么?

侯建设:(急迫地)丽丽,你在我心目中是个明事理的姑娘,如果今天跟我对着干,我是不会原谅你的!

李 丽:(轻蔑地)好吧……

户门外

[顺顺又上场敲门。

卧室

[李丽刚要走,听到敲门声又回来。

李 丽:这可不怪我了吧。

侯建设:刚才让你走你不走,现在走不了了。

[侯建设一撩阳台布帘,将李丽又裹进了窗帘。

[张秀芝听见敲门声,从浴室出来。

张秀芝:老侯,外面谁在敲门?你怎么不去开门啊?

侯建设:哦,我……我在修窗帘呢,你去看一下吧。

张秀芝:(惊异的)什么……你居然……亲自修窗帘?

候建设:(尬尴地笑)对,我修……噢!

[李丽从窗穷后捣了候建设一拳。

张秀芝:嗯?!

[李丽在布帘后一拳接一拳地捣。

候建设:嘿嘿……噢!

张秀芝:嗯?

候建设:噢……噢,噢,噢!

[候建设随着节奏变成了摇摆出性挑逗的舞姿掩饰窘境。

张秀芝:(羞涩的)讨厌!

[张秀芝刚出卧室去开门,李丽就从窗帘后面出来。

卧室

侯建设:(对李丽)你快躲起来!!

李 丽:那我躲哪儿?

侯建设:(指窗帘、阳台、衣柜)那儿,那儿,那儿,哪儿都行!

李 丽:我藏床底下。

侯建设:成!

老 穆:(伸出头,大惊)不成!

侯建设:(回头对李丽)不成!!!

[侯建设走到卧室门后听,李丽故意从床头(后区)往床底下藏,侯建设回头不见了李丽……

候建设:(轻声地)丽丽……咪咪!……我的小猫咪!

[候建设忙进浴室里找。

[老穆趁机从床尾(前区)钻出绕到床头(后区)藏到卧室门后。

张秀芝:还有什么事?

顺 顺:真对不起,大妈……

张秀芝:啊?!

顺 顺:……大姐,我不该太冒失……我是怕您有危险……

[顺顺突然看见从卧室溜出来的老穆。

顺 顺:那个人还在你屋里啊?

张秀芝:在呀,怎么了?

顺 顺:……那……那,还不把他轰出来?!

张秀芝:关你们什么事儿,走。

顺 顺:他是个大男人……!

张秀芝:那是我们自己家的事儿!走吧。

顺 顺:自己家的事儿?……自……

张秀芝:他是我男人!

[张秀芝把顺顺推出门外,关上户门。老穆又趁机从阳台绕到了卧室的窗帘后面。

户门外

顺 顺:(吃力地解读)……瘦的在里头洗澡……胖的拦着不让我进去,还说我姐夫是她男人……我姐夫给我摆手不让我进去……

[顺顺左手比划“二”,右手比划摆手,满腹狐疑地下场。

第五场

[张秀芝关好门,转身看着豪华的新家无限感慨。

客厅

[侯建设装做没事一样从卧室出来,吹着口哨,四下寻找李丽。[张秀芝从他身后无限疼爱地掐侯建设一把。

侯建设:啊!!

张秀芝:老侯……(痴迷地)……像是做梦一样……真是不容易……二十多年夫妻……今天终于能住上这么好的公寓楼,像是做梦一样。二十四小时热水……

侯建设:花园……

张秀芝:电梯……

侯建设:保安……

张秀芝:老侯……

侯建设:丽丽……

张秀芝:丽丽?

侯建设:丽……丽,立体电视机……!

张秀芝:太漂亮了。老侯,你累坏了吧?

侯建设:还不是为了这个家吗。

[二人亲热地对坐在沙发上。

张秀芝:噢!我以为你就知道整天忙别人的事儿,开会,出差……学习,总结……咱们住的单位大杂院,现在除了离退休的人,还有几家没搬哪……

侯建设:对,现在我们也有了自己的豪华公寓了……!

张秀芝:那是,哎,你哪儿来那么多钱?你是不是有小金库?!

侯建设:(故做镇静地)……这套房子也是朋友帮的忙,没花什么钱,就是……就是拿你妈在南城拆迁的房,调换到这儿,咱们花的就是经济适用房的钱……

张秀芝:(怀疑地)哦,那这些装修,买豪华家具……

侯建设:这些全是生意场上的顺水人情,老板朋友们凑的……咱哪儿买得起这家具呀……

卧室

[李丽从床底下探出头来。老穆从窗帘后探出头来。

老 穆:(白)瞧人家这朋友,这才够朋友!

李 丽:(白)我投资这个处长一点儿错都没有!

老 穆:(白)奇怪这家到底是谁的?

李 丽:我的!

老 穆:嗯?

[老穆缩进窗帘。

李 丽:早晚是我的。

[李丽从床下钻出来,到卧室门后向客厅窥视。

客厅

侯建设:秀芝啊,知道有这么个房产就行啦!

[李丽悄悄从卧室出来走进客厅,站在张秀芝背后。老穆则转移至卧室正面窗帘后。

侯建设:等过两年我退了休,咱们想住再来住再过来住……

张秀芝:那是为什么呀?

侯建设:这个……要注意影响嘛……

张秀芝:(若有所思地)影响……?

[侯建设突然看见站在张秀芝身后的李丽,吓得失态。

侯建设:啊!!!

张秀芝:老侯,你怎么了?

[侯建设忙抓住张秀芝,不让她往后看。

侯建设:(紧张地)……你还记得上一任处长是怎么出事的……

[李丽故意一拍张秀芝的肩膀。

[候建设也原地拍了一掌。

候建设:啊?!

[李丽又在另一侧肩膀上拍了一掌。

[候建设又机智地再跟一掌。

候建设:这个惨痛的教训哪……

[李丽再在肩膀上连击两掌。

[候建设起身一手向卧室推李丽,一手像推拿一样按节奏拍打。

候建设:我们一定……要记住啊……!

[李丽返身又是一撑,侯建设一边连柔带拍地跟张秀芝说话,一边把李丽轻轻推进卧室。

侯建设:……不能忘啊……秀芝呀,哎呀……地方虽好,看看就行了……以后实在馋了,我就带你来看看……解解馋……过过瘾。

[李丽在卧室门内双手搂住侯建设的脖子。

李 丽:你还得让我藏多久啊?

侯建设:马上……

[侯建设推开李丽,复入客厅。

张秀芝:(想起什么,美滋滋地)不行。

[张秀芝起身走到侯建设身边。

张秀芝:(娇媚的)老侯……

[张秀芝拉着侯建设,想进卧室。

[李丽又飞快地钻到床下。

侯建设:干……干嘛?

张秀芝:(娇媚的)你说的,解解馋、过过瘾……

侯建设:咳,看看就行了!

张秀芝:不行!还没过瘾呢!

侯建设:哎呀,看看就行了!

张秀芝:不行!

候建设:秀芝……

张秀芝:……不行!……老侯,这么大的床……我们两个怎么翻……你往哪儿跑……怎么折腾……都掉不下来了……嘿!!

[张秀芝运足气扑向候建设,候建设躺在床上一滚,张秀芝扑了一空。

李 丽:(床下)啊一一!

[张秀芝爬起身紧张地四下听

张秀芝:(警觉地)这床什么声音?

侯建设:这床它“啊”了一声。

张秀芝:(疑惑地)它怎么能“啊”呢?

侯建设:这个床它是弹簧的!弹簧……(心虚了)

张秀芝:什么?

侯建设:……弹簧是不能啊的呀!

张秀芝:对呀!

侯建设:气死我了!

张秀芝:气……

侯建设:……气囊!(自信地)对!这个床是气囊的。气囊摩擦窗沿,你听……

[候建设伸右腿到床侧探到李丽的背,踩了三脚。

李 丽:(疼痛的)啊、啊、啊!

候建设:你听……

张秀芝:天那!这太有意思了!

[张秀芝向床上猛坐,李丽又连续惨叫。她抱住侯建设的腿狠咬一口。

侯建设:(疼痛)啊!

张秀芝:(关切地)怎么了?

[候建设一把托起张秀芝的脸,不使她往下看。急中生智抱着她的脸如鸡啄米般的猛亲起来,另一只脚从李丽手中向外拔,眼睛四处乱扫。

[张秀芝如醉如痴地享受着丈夫难得的疯狂的爱。

侯建设:(轻轻的)秀芝,去把窗帘拉上!

张秀芝:(发嗲的)不嘛……

[候建设随手一扯领带,解开一个衬衣扣儿。

张秀芝:(会意地)好的!

[张秀芝走到窗前去拉帘。

侯建设:(对李丽)嘘——!!!

李 丽:(小声的)给你留点面子!

[张秀芝拉上一侧窗帘,里边露出老穆。她再去拉另一侧窗帘。

[老穆赶紧扯回布帘。

张秀芝:(惊呼)老侯……这个窗帘它……我拉过去……它又弹回来了!

侯建设:(对张秀芝)它又弹回来了……哦,它是弹簧的……你先洗澡。

张秀芝:不拉窗帘怎么脱衣服啊!

侯建设:浴室!浴室里有衣架……外面看不见……

[张秀芝摘下发卡、耳环,又摘下手上的戒指,侯建设连忙接过。

张秀芝:(害羞般的)……那……你也来?

候建设:(深情地)马上!

[张秀芝深情回望候建设,一低头进了浴室。

[侯建设快速把张秀芝的首饰放在床头柜上。

第六场

[李丽从床下爬出,往浴室走,侯建设一把拉住她至前区。

侯建设:(生气地低声)你干什么?!

李 丽:我看看!

侯建设:哎呀,别添乱了,看在我平时疼你的份儿上,你先躲一躲……

李 丽:那我藏窗帘后面,一会儿参观夕阳红表演……

侯建设:胡闹!今天当着我老婆的面你可别让我过不去……

李 丽:既然她已经来了,(大声的)就把我们的关系挑明了吧。

[李丽一下跳到侯建设身上。

张秀芝:(浴室)老侯把电视关了。

侯建设:(低声、急恼地)给你几天好脸就不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了!你赶紧走。

李 丽:你没事吧?这是我的家。

侯建设:你放明白点,还没办产权手续呢。说是你的就是你的,说不是你的,立马卷铺盖卷滚蛋!

张秀芝:(浴室内)老侯!

侯建设:(温柔的)哎……(转对李丽)滚!

[老穆从床栏后溜出卧室门。

李 丽:(忍下气陪笑脸)哼!去和你老婆洗鸳鸯浴吧,等你把肠子悔青了再来找我!

老 穆:(白)还是我先滚吧!

张秀芝:(浴室内)老侯,热水往哪边拧?

[老穆忙藏身在沙发后,背朝观众……

老 侯:(热情地)我来,我来……(对李)走!

[李丽不得不转身向外走。

[侯建设进浴室。

[李丽看见张秀芝放在床头柜上的戒指。

[老穆乘机溜出侯家门,下场。

[李丽拿起张秀芝的戒指。

李 丽:张--秀--芝,破戒指!

[李丽欲扔,想想戴在自己手上。

李 丽:今天晚上我就让你们家鸡犬不宁!

[李丽摘下自己手上的钻戒,放在靠近浴室的床边。

[李丽大摇大摆走出侯家门。

第七场

[侯建设穿着睡衣走出浴室,在屋内查看,没看见人,只听见李丽关外间门响。

[李丽下场。

侯建设:(放下心来)秀芝,水好啦?

[张秀芝穿着睡衣走出浴室。

张秀芝:(幸福的)老侯,洗鸳鸯浴……嘻……

[张秀芝转身坐在床上,却被硌了屁股。张秀芝一把抓起钻戒,激动万分。

张秀芝:钻戒……

侯建设:(紧张地)坏了,露馅了!

张秀芝:(难以言表地激地)侯建设,你这出戏真让人受不了!

[张秀芝另一只手下意识掐住候建设的后脖梗子,把他从床上抓到前区。

侯建设:(误会,紧张地)我……错了!

张秀芝:这是去年底……

侯建设:啊不,今年初……

张秀芝:去年底!

侯建设:今年初……

张秀芝:去年底!我记得清楚极了!逛首饰店的时候,进门右边柜台,对不对?

候建设:对!

张秀芝:……我就喜欢这一款,可就是太贵,五万多,转了半天你都没舍得买!

侯建设:那个时候……

张秀芝:对,那个时候没有这个时候有意义。明天是我们结婚二十周年纪念日。

侯建设:(幡然省悟)对吗,结婚这么多年也没给你买个象样的首饰,今天趁着乔迁之喜和结婚纪念日,让我给你作个补偿吧。

张秀芝:(抽噎地)老侯,你太让我感动了。

侯建设:(深情地)钱不重要,只要你喜欢……

[张秀芝向侯建设伸出左手,侯建设犹豫着跪下一条腿。

侯建设:(庄严,郑重地)噢丽……秀芝,不管我贫穷还是富有,健康还是疾病,当官还是削职为民,渐渐变老,你都愿意和我在一起永不分离吗?

张秀芝:我愿意!

侯建设:(向观众)我还真有点感动。

[侯建设看看戒指,再看看张秀芝的手,勉强往上戴。张秀芝痛得受不了,手直往回缩。

侯建设:咳,秀芝,你这两年发福了,手指头粗得像胡萝卜?

张秀芝:(故意娇声地)你以为我还是二十多岁的小姑娘啊。

[张秀芝抓过侯建设手中的钻戒,舔舔小拇指,把钻戒硬套了上去。

张秀芝:……卡迪亚……五万块……我就是有点儿心疼!

[张秀芝凑过脸去亲侯建设……

侯建设:啊……水应该放好了。

张秀芝:我去试试,你马上来。

[张秀芝双眸深情地望着丈夫向浴室退……一扭头,她撞在门上。

第八场

侯建设:(长舒了一口气)……小丫头片子想害我!幸亏我脑子活……哎?她刚才说,等我肠子悔青了再去找她……是什么意思呀?

[侯建设突然意识到什么,转身钻到床下。

侯建设:钱哪?我的钱那!!!

[音乐起

[舞台灯光转暗,追光留在侯建设身上。

侯建设:这些钱都是我当处长这几年各开发商、建筑商送给我的茶水钱,都以我老婆张秀芝的名字存在了银行,我连她都瞒着,一千万呢!这要是被人知道了我的脑袋就得搬家了……

[音乐止

候建设:……丽丽,肯定是她,我必须马上找回来,千万不敢出事……

[舞台光略提升。

[侯建设正欲出门找李丽,浴室内传来张秀芝的声音]

张秀芝:老侯,水真舒服啊……快来呀……

侯建设:(恢复神态)哎,哎,来了……

[侯建设也进了浴室。

[压光。只剩下浴室光。8”

[浴室传出张秀芝的笑声。

[切光。

[起音乐。

第 二 幕

时间:第二天上午

场景:侯建设家内、外

第一场

[启光。

[音乐止。

[老穆悄悄地上楼,并前后左右观察确认无人,走到侯处家门口。

[张秀芝在房间里里外外地找戒指。

老 穆:(敲门,小声地)家里有人吗?开一下门……

[从楼的一侧闪出民工和顺顺探出的头。

老 穆:(焦急地)太太在家呗!太太你开一下门……

[顺顺悄悄走到老穆身后。

顺 顺:(好像没事人一样)姐夫,你这是叫谁呢?

老 穆:(惊吓)你,你们怎么来了?

顺 顺:我们找了你一晚上……

民 工:(假装热情地)我是说怎么从楼上掉下来,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呢。

顺 顺:他是自己顺着标语出溜回家了!

老 穆:你们胡说什么?我回哪门子家吗?

顺 顺:那你敲门做啥?

老 穆:我找太太……

顺 顺:你找太太……那我问你,我姐是你什么人?!

老 穆:你姐……你姐不就是你姐吗?!

顺 顺:你说清楚!我姐到底是你什么人?

[顺顺上手撕扯老穆。

老 穆:你姐……就是我的小猫咪!

顺 顺:你!那你怎么不说你是我姐的大黄狗!

老 穆:按照城里人叫法,你姐应该管我叫爹地了……

顺 顺:什么?!

[顺顺踢老穆屁股一脚。

顺 顺:你再说一遍……你再说一遍!

老 穆:叫小爸爸也行……

[顺顺大怒,一脚接一脚地踢老穆。

顺 顺:你!你胡说什么?!你跟我说清楚!说清楚!说清楚!…………

[顺顺踢落了老穆挡在屁股上的公文袋。

[二人从地上捡起一张张存折,国债券。

顺 顺:(惊讶地)存折!!!……一个零,两个零、三个零、四个零……

民 工:(兴奋地)这么多钱,几辈子也花不光……

[老穆大惊,忙上前抢存折。

老 穆:快拿回来,这可不敢乱动!

顺 顺:这钱是谁的?

老 穆:(着急地)咳呀,这不是我的钱,我是来还给人家……

顺 顺:还给谁?还给你二太太……

老 穆:你放屁!

民 工:(愤怒地)你贪了我们的工钱,买了房子,还包了二奶……你活得挺滋润哪!!

老 穆:(满腹冤屈地)咳呀,冤枉啊!天……

顺 顺:地良心,全他妈让狗吃了!

民 工:把钱给我们!

顺 顺:拿出来!

[三人争夺存折、国债券,张秀芝猛地打开门,众人一惊。

张秀芝:(大吼)一大清早,你们跑到人家门口嚷嚷吃多了!

[张秀芝砰的一声关上门,众民工愣住。

[老穆趁机溜至台口大幕前。把公文袋往裤裆里塞。

顺 顺:(对民工)啊,她就是二奶!

[老穆趁机溜至台口大幕前。

[顺顺和民工忙上前敲门。

顺顺、民工:二奶、二奶……!

[二民工回身找老穆。

民 工:你姐夫呢?

顺 顺:(蒙蒙地)我姐夫呢?

民 工:哪儿去了?

顺 顺:(蒙蒙地)哪儿去了?

民 工:上楼了还是下楼了?

顺 顺:你说呢……

[民工大怒,一脚踢在顺顺屁股上。

民 工:我说让你放跑了!

顺 顺:我怎么可能把他放跑了。

民 工:你们是亲戚对不对?

顺 顺:我们是亲戚但是你听我说……我冤哪!……轻点儿踢……咬哟……!

[忿怒的民工一脚接一脚地踢着顺顺下场。

第二场

[老穆溜回到门前。

老 穆:(奋力敲门)太太,快开门……

张秀芝:(愤怒地一拉门)你们有完没完……!

老 穆:太太,我是来找你的……

张秀芝:我认识你谁呀,出去!

老 穆:您姓张,叫张秀芝,对吧?

张秀芝:嘿,你怎么知道?

老 穆:哎呀!还真是您,我一眼就认出您来了。有急事找您……大事!

[老穆迅速挤进屋,关上户门。

老 穆:……是这么回事……我把门锁上……

[老穆回身锁上门,撩开衣服解红布腰带,伸手在裤裆里往外掏公文袋。

张秀芝:(惊恐地)你要干什么!

[张秀芝急中生智快步走到卧室门口。

张秀芝:(故做镇静的)老侯,你出来一下……

老 穆:(急切且真诚地)你家先生不在,我看见他出去了。

张秀芝:啊?!天哪……!

[老穆又把手伸进裤裆掏公文袋。

[张秀芝奔向电话。

张秀芝:喂,110……!

[老穆走过去,挂断电话。

老 穆:(不解地)你打110做啥?

张秀芝:(下意识地)报警!……

老 穆:哎呀,不用报警了!

张秀芝:(神志失去控制的)啊——!

[张秀芝直奔户门,却被老穆在门口拦住。

张秀芝:(惊恐地)来人哪……

老 穆:(真诚的)我这不是来了么!

张秀芝:救命啊一一!

[老穆急忙捂住张秀芝的嘴。

张秀芝:救……!

[老穆急忙捂住张秀芝的嘴。

老 穆:你别喊哪……你喊啥!

[惊恐的张秀芝一口咬在老穆的手上。

老 穆:哎哟!

张秀芝:(不停地喊)来人哪……!

[张秀芝从客厅跑到阳台,老穆追上阳台,张秀芝又通过卧室跑进客厅,回身死死地拉住卧室门不放。

[老穆原路绕回站在卧室门口,在张秀芝身后努力地解着系死圪瘩的裤带。

老 穆:太太,帮个忙,我系了个死圪瘩!

[张秀芝猛回头看见老穆,吓得晕倒在老穆身上。

老 穆:太太,你怎么了……你醒醒……你别吓唬我……

[老穆急忙扶住要瘫软的张秀芝,不停地摇晃。

[张秀芝醒过来看见面前抱着自己的老穆。

张秀芝:啊——!!!

老 穆:啊——!!!

[老穆吓得坐在地上,张秀芝跑进卧室,关上卧室门。

张秀芝:你要干什么……

老 穆:你要做啥……

张秀芝:你要干什么……

老 穆:你要做啥……

张秀芝:我不知道你要做啥……

老 穆:(着急地)我要做啥……我……嗨,还不是为了钱吗……!

张秀芝:你要钱……钱在外面包里,你自己去拿,只要你不伤害我……

老 穆:我不是跟您要钱来的……

张秀芝:(吓得哭起来)你不要钱来干什么?我也这么大岁数的人了……!

老 穆:这事儿还管岁数大小,只要是您这个人儿就行……

[老穆推门进了卧室,追着张秀芝继续努力解着裤子系的死扣。张秀芝围着床躲老穆。

张秀芝:(大惧)你怎么还进来了……你别碰我……你别跟着我,再跟着我就打死你。

老 穆:哎,我也说不清楚,我掏出来你一看不就明白了。

张秀芝:你别掏,我不看!我知道你想耍流氓。

老 穆:这怎么是耍流氓,我不掏出来你怎么知道是啥呢?

张秀芝:呸!你不掏出来我都知道是什么。

老 穆:哎呀!您看看嘛!

张秀芝:我不看!打死我都不看!

[老穆已努力掏出公文袋。

老 穆:这个东西你一定要看!存折……还有这国债券……还有身份证……

第三场

[张秀芝呆住了,她隔着床接过一本本存折、一沓沓国债券仔细看。

张秀芝:(自语地)老天爷啊……

老 穆:你仔细数数,一张都没少吧。

张秀芝:少……没,没少……原来是多少?

老 穆:原来……你问我我问谁去!

张秀芝:(故作镇静地)啊……我生意做得太大,也记不住存了多少钱了。

[张秀芝调度到前区。

老 穆:1000多万哪,害得我一宿都没敢合眼哪!

张秀芝:(白)天哪,老侯背着我弄了这么一大笔钱,他这是要干嘛呀。

老 穆:没有别的事,大姐,我就先走了。

张秀芝:(还在想钱的事)哦,哦,刚才误会你了,真对不住。谢谢你了。

老 穆:大姐,那我就走了。

[老穆扭头就走,张秀芝赶忙追上拦住。

张秀芝:别介,你等等……

老 穆:我还着急讨自己的工钱呢。

[老穆向客厅走。张秀芝回身把档案袋藏在枕头底下,追出卧室。

张秀芝:你忙什么啊?

老 穆:要工钱去。

张秀芝:多少钱这么急?

老 穆:三十号人,两年,四十四万四毛四!

张秀芝:谁欠你们的?

老 穆:就这个楼盘的老板,任总,任大老板!……

张秀芝:嗨小任儿啊!这个忙我帮你!

老 穆:(惊喜的)您认识?

张秀芝:小任儿啊,他……和我先生在业务上……很熟!

老 穆:(喜出往外)熟?!我碰上贵人了

张秀芝:(随意地拿起电话)我就一个电话,他老老实实把钱给你送来!

[老穆连忙接过电话。

老 穆:(对电话必恭必敬的)喂……任老板吗?……任老板!……(焦急地)他不理我……

张秀芝:我没拨啊。

老 穆:那您赶快啊!

张秀芝:别急,别急!我让我先生帮你打这个电话,他下星期一回来……

老 穆:别……别,下星期……我早被乡亲们从楼上给扔下来了!

张秀芝:可我家老侯今天一早就到郊区开一个星期的会……

老 穆:没有,你家先生就在楼下。楼下样板间。

张秀芝:楼下?不可能!

老 穆:真的。你家先生就在楼下售楼处,和昨天晚上在您床上的那个小姐在一起……

张秀芝:小姐?昨天晚上……?!不可能!昨天晚上是我和我先生在庆贺新居,这事儿你可不能瞎说……

老 穆:我没瞎说,您先生是和瘦的先庆贺,和胖的后庆贺。

张秀芝:你怎么知道?

老 穆:我看见的。

张秀芝:哪看见的?

老 穆:阳台上。

张秀芝:阳台?你上我们家阳台?怎么上去的?

老 穆:还不是为了讨工钱吗!是这样的,昨天后晌我实在被逼得没法儿,就爬到楼顶上,想用跳楼唬一唬开发商,要回工钱,没想到这人走背字,倒霉呀,一阵小风就把我吹下来了,幸亏我搂着标语布就落在你家阳台上。

张秀芝:你就看见我先生和那个小姐了?

老 穆:是啊。电话。

张秀芝:喂!

老 穆:您没拨号。

张秀芝:他们在干什么?

老 穆:他们……一进门就抱在了一起。

张秀芝:啊?!

老 穆:还放上音乐,边喝酒边跳舞。

张秀芝:什么!后来呢?

老 穆:小姐老吵吵热。

张秀芝:热?!

老 穆:就把衣服脱了!

张秀芝:全脱了?!

老 穆:上衣。

张秀芝:就上衣啊……

老 穆:不过脱了上衣也就没剩什么了……

[老穆比划了一下衣着的状况。

张秀芝:(又想听又不愿意听)然后呢?

老 穆:(拿着电话给张秀芝)拨号啊!

[张秀芝胡乱拨号给老穆。

老 穆:喂,您是任老板吗……您是任……他说任你个头!

张秀芝:你怎么总不忘电话?然后呢?

老 穆:就到里边去了。

张秀芝:进了卧室了?!

老 穆:对。

[张秀芝拽老穆进卧室。

张秀芝:他们是不是上床了?

老 穆:那可不敢瞎说……我在床下藏着呢,看不见。

张秀芝:床下?

老 穆:我怕说不清啊……就想先在床底下躲一躲,不过他们在上边干什么不看也知道……你想,这个床“夸碴、夸碴……哎哟……对了,那个钱口袋肯定就这时候粘到我背上了。

[张秀芝痛苦地闭上眼示意不要说了。

张秀芝:别说了!你要是再编我丈夫的瞎话,我把你扔到搂底下去!

老 穆:您要不信,现在就到楼下售楼处去看看,您先生是不是和那个姑娘在一块儿。

张秀芝:(果断地)我现在就去!

[张秀芝转身向外走,老穆在屋门口拦住她。

老 穆:让您先生帮我打电话讨工钱……

张秀芝:看我打不死他……!

客厅

老 穆:不是打人是打电话……您就这么出去呀?

张秀芝:……对,抄家伙!

老 穆:我说您就这身打扮出去呀?

张秀芝:啊!

老 穆:那售楼处三面都是大玻璃呀。

张秀芝:那怎么了?

老 穆:那不老远就让人认出来了吗。

张秀芝:对呀!你等等。

[张秀芝撇下老穆,到卧室门后壁橱内翻找衣服。

老 穆:()再者说了,您先生看见我带您去的,一个电话打到任老板那,我的乡亲三十号人,二年的工钱就全泡汤了。你说我能不害怕吗?

[张秀芝从壁橱里找出一黑一白两套西装,扔给老穆一件。

张秀芝:穿上!

老 穆:您说什么?

张秀芝:(语气加重)把这衣服穿上!

老 穆:我……?

张秀芝:如果你说我先生和那小姐的事真的,我帮你要工钱。

老 穆:(兴奋地)真的?太好了!!

张秀芝:等等!如果你是编瞎话……

老 穆:你立马把我从楼顶扔下来!!!

[灯光暗转。

[音乐起。

第 三 幕

时间:紧接第二幕。

地点:售楼处内、外。

布景:纱帘将客厅后区部分、卧室高台部分隔开。只剩客厅前区沙发部分,卧室前区15公分平台部分。卧室前区部分置两把小型铁艺藤编椅,一个茶桌,一个宣传材料架。

总体分成三个表演区,室外占一角,室内两块。

第一场

[启光。

[音乐弱止。

[李丽在办公台后打电话,边打边走到前区。侯建设她在周围心神不宁地来回踱步。

李 丽:……如果您不要我们的装修,每平方米还能退给您两千块……是是……

[侯建设对陪着笑脸,示意李丽快些,李丽置之不理,侯建设伺机给李丽戴钻戒,李丽的手闪开。

李 丽:(笑)……我的权限只有两个点的折扣……(嗲声嗲气的)您不要恭维我了……只要您买房就是对我的最大支持了……

[侯建设忍不住上前拿过李丽的电话,挂断。

侯建设:(佯怒)丽丽!

李 丽:你……人家在谈业务……

侯建设:丽丽,我都向你认了一早上错了,你怎么还不原谅我。

李 丽:(绵里带刺的)我原谅你?你错在哪儿了。(白)就为一个破戒指!(对侯建设)是我不识相,该躲开的时候没有躲。(翻脸)可那是我的家!

侯建设:是、是。可谁知她怎么来了呢?!

李 丽:售楼处其他人按照正常程序把钥匙寄到您的家……

侯建设:你就应该先把钥匙收起来!

李 丽:我,凭什么?!(不依不饶,讽刺地)我是谁?房产合同上又不是写的我的名字!说是你的就是你的,说不是你的立马卷铺盖卷儿滚蛋!(立刻温柔下来)对不对?

侯建设:(哄小孩儿一般)……不说这事儿了。来,(举起钻戒)丽丽,把钻戒戴上。

李 丽:(绵中带刺的)哎呀,戴在哪儿啊?

侯建设:戴——在——哪儿都合适,看你的小手……

李 丽:(有些傲慢地)这回是正式的吗?

侯建设:当然!

李 丽:和昨天一样跪下起誓?

侯建设:我发誓!

李 丽:好吧。

[侯建设四下看看,无人,欲跪又止。

侯建设:我还要问你一句话。

李 丽:(柔情地)你是不是真心爱我?

侯建设:啊……对,这也算一个,还想问问,昨天晚上你是不是拿了不该拿的东西?

李 丽:(得意地)我要不拿,你能这么乖乖地到我这儿来吗?

侯建设:(松了一口气)天哪——你可真是吓了我一大跳。

李 丽:(娇嗔地)说,你以后再不对我粗声大气说话了。

侯建设:(有些恼火)……你这玩笑开得太大了!

李 丽:玩笑?

侯建设:这要是落在别人手上,我脑袋就得搬家!

李 丽:(不解地)别人?(白)他老婆也太厉害了!(对侯建设)还能要你的命?!

侯建设:(急切地)快把它还给我。

李 丽:好吧。(伸出手)

第二场

[李丽新娘一般伸出左手,等着候建设戴戒指。

侯建设:(轻声的)你把它放哪儿了?

[李丽点点手指,示意快戴戒指。

[候建设却顺着手指示约方向去找手袋。

候建设:……没有啊……放哪儿了?

李 丽:包里。

[李丽随手一指。

[侯建设快步到后区抄起李丽的手提包,打开就翻。

[李丽不满的追上去夺过手袋。

李 丽:(不满地)干什么!

侯建设:东西!……

李 丽:(不满地)翻什么!

侯建设:还给我!

李 丽:什么呀?

侯建设:……没有啊?!

李 丽:就这么个破东西,值得你这么上心?!

侯建设:快还给我……

李 丽:它有那么重要吗?

侯建设:它当然重要!

李 丽:它比我还重要吗?

侯建设:它当然比你……它哪有你重要啊,我的宝贝,我的小猫咪……

[侯建设四顾无人,单膝跪下。

侯建设:(虔诚地)丽丽,无论我贫穷还是富有,健康还是疾病……(实在忍不住了)东西肯定在你身上?

[李丽杏眼一睁。

……当官还是削职为民,渐渐变老,你都愿意……

[候建设禁不住伸手翻挂在李丽胳膊上的包。

候建设:……肯定藏在你这里?

李 丽:你……!

侯建设:……你都愿意和我在一起,永不分离吗?

李 丽:(抽回手)我不愿意!出去!少理我!

侯建设:丽丽,别生气……

李 丽:出去!

侯建设:(讨好的)别生气……

李 丽:就因为是你老婆的东西,就把你吓成这样!

侯建设:好了,好了,我再也不提她了,东西在你这儿我就放心了。全归你,归你保管!

李 丽:呸!写的是她的名字,归我?

侯建设:放你这儿,我以后想办法把名字换成你的,早晚它是你的!

李 丽:你拿我当什么人了,要小钱儿的?!值几个臭钱,拿去!

[李丽随手将手袋扔给候建设,侯建设接住便要翻。李丽抬眼看候建设。

侯建设:(嘴硬地)不要!

[候建设又将手袋抛还给李丽。

李 丽:给你!

[候建设的手无意识地揑手袋。

李 丽:嗯?!

候建设:(坚决地再抛回)不要!

李 丽:真的不要?

候建设:不要!我错了,丽丽……

[李丽向身后高高抛起手袋。

李 丽:你不要,我还不要了呢!

[侯建设飞奔上前接住手袋。看到李丽,又将它放在地上。

候建设:不要!

李 丽:(得意地)拿过来。

[候建设拾起手袋,给李丽挎上。

[李丽非常得意地伸出手臂。

第三场

[老穆和张秀芝男人打扮上场。

售楼处外

张秀芝:我问你,就是这儿?

老 穆:轻点!对,就是这个样板间。

张秀芝:好的。

老 穆:嗨,要是我说你男人的事是真的……

张秀芝:(不耐烦的)我帮你要工钱!

老 穆:我先给您侦察一下。

[侯建设和李丽起身准备戴戒指。

售楼处

侯建设:丽丽,不论我贫穷还是富有……

[老穆一下窜出售楼处门。

老 穆:(兴奋地)嘿——!

[侯建设听到身后有动静,立刻站起身,若无其事地到书报架上翻宣传页。

售楼处外

老 穆:快,快进去,看你先生干什么哪!

[张秀芝快步走进屋。

售楼处

李 丽:(迎上前)先生,请问您是第一次来……?

张秀芝:嗯。

李 丽:是听广播,还是朋友给您介绍的?

[张秀芝迅速走出售楼处,拉过老穆。

售楼处外

张秀芝:让我看什么?

老 穆:你男人和小姐在里头啊,正在……

张秀芝:小姐在工作,我丈夫在视察工作,很正常!

老 穆:他一条腿跪着,拉着姑娘的手,正常……?

张秀芝:(愤愤地)你再进去好好看看!

[侯建设趁着张秀芝出售楼处的当口,又跪在李丽面前]

侯建设:丽丽,无论我贫穷还是富有……

[张秀芝拉着老穆往屋里推。

老 穆:(又窜出售楼处)没错呀,您是什么眼神儿啊!

[张秀芝复又进门,侯建设已经站起身,假装谈工作。

侯建设:(背对门)……你们楼盘卖的情况不错嘛……

[张秀芝再出门一把揪住老穆的衣领往屋里扔。

第四场

张秀芝:(一把拉进老穆)你自己看!哪儿有人下跪?!哪儿有人下跪?!

老 穆:我明明看见他下跪……

李 丽:您看见他给我下跪了?

老 穆:对!他刚才就跪在这!

侯建设:(无辜的)胡说,我怎么能……和一个售楼小姐……

李 丽:(被刺痛的)售楼小姐怎么了?!你刚才找我干嘛?

侯建设:(小声地)我刚才在给你带订婚戒指。

李 丽:(大声的)售楼小姐订婚,就改偷偷摸摸的?!

老 穆:那怎么能行呢?这订婚可是女人的大事儿啊。老理儿都得媒人领着,三亲六证,少一个都不行,还得摆上席……

李 丽:你说得对!他还想跟我偷偷摸摸的!

老 穆:哎呀,这没个媒人在场,哪能算定婚哪!(对张秀芝)对吧,大……大哥!

张秀芝:(粗着嗓门)啊!

[李丽请老穆上前(台中)。

李 丽:大叔,你过来,我想麻烦您点儿事。

老 穆:你说。

李 丽:您帮我个忙,能不能帮我做个大媒?

老 穆:我给你做大媒?(看张秀芝后)行!

李 丽:侯大处长……

侯建设:你别瞎叫!

李 丽:噢,爹地……

张秀芝:她叫什么?

老 穆:(对张秀芝)昨天晚上还叫小爸爸呢。

李 丽:(故意高声地)你昨天晚上怕内人,今天连外人也怕了!(低声的)还想不想要东西了?

候建设:想!

李 丽:戴上……戴上!

侯建设:(低声地)这儿有外人!

李 丽:(高声的)哟,还不好意思。(对老穆一指身旁)媒人该站这儿。

[张秀芝怕暴露自己,拉着老穆不让起来。

李 丽:大叔,我来亲自请您。

老 穆:哎,不好意思。

李 丽:(对张秀芝)这位大叔您是不是有意见呢?

老 穆:他哪有意见,他高兴还来不及呢。对吧大哥?

张秀芝:(假扮男声,粗声的)啊!

李 丽:谢谢啊!开始吧。

侯建设:行啦丽丽。

李 丽:戴上啊!

侯建设:小姑娘太任性……

老 穆:人家还是个黄花闺女呢头一回。我们这岁数,值了!

侯建设:可以理解啊?

老 穆:可以理解!可以理解!

[侯建设要举手宣誓。

老 穆:兄弟,这可不合老礼,按照老礼:这条腿得……!

[老穆比划右腿下跪。

老 穆:(对张秀芝)对吧大哥?

张秀芝:(粗声)啊!

[侯建设刚要跪下,老穆激动地一拍巴掌,吓得侯建设迅速起身。

老 穆:(解释地)多有诚心啊!你看人家多有诚心啊!

[侯建设又要跪下。

老 穆:(情不自禁地)丽丽……

侯建设:(气得站起身)你喊什么丽丽!

老 穆:(一捂嘴)我是太感动了!您来,您接着来。

[侯建设跪下将钻戒准备往李丽手上戴。

侯建设:丽丽,不论我……

[张秀芝大怒,抢过戒指仔细瞧。李丽上前拿下戒指。

李 丽:大叔,这是我的订婚戒指!您拿我的订婚戒指干吗?

老 穆:我批评他。

张秀芝:(对老穆)那是我的戒指!

老 穆:对。(对侯建设和李丽)他昨天给他女朋友买了和这个一模一样的戒指。

侯建设:你说我怎这么倒霉,证婚请了俩搅屎棍子。

老 穆:(低声对张)大姐,我说的都证实了吧?快点回去打电话呀!

张秀芝:还没跪呢?!

[侯建设又要下跪。

侯建设:噢……

顺 顺:哎哟……!

第七场

[民工踢顺顺上场。顺顺进门看见李丽,掉头就要走,被李丽叫住。

[老穆利用张秀芝挡住顺顺的视线。二人在铁艺茶桌区域

老 穆:(对张秀芝)坏了,是我小舅子!

[顺顺与民工上场。顺顺看见屋内的李丽,掉头就要走,被李丽叫住。

李 丽:等等。是你,你就是昨天装记者的那个?

顺 顺:别提昨天的事了,我们都是为了要工钱吓唬开发商。我们都上了包工头的当了!

老 穆:谁骗你了?(冲到地当中)上了我的当……?!

张秀芝:(拉老穆)你是个骗子!

顺 顺:(对张秀芝)不是他……是我姐夫!(转对候建设)他老说是建筑商欠了他的……

老 穆:没错!

顺 顺:开发商又欠了建筑商的……

老 穆:是这个理儿呀。

[老穆冲上前与顺顺理论,被张秀芝一把将头扭回来。

顺 顺:(转对老穆)结果今天才知道,工钱早就发了,都让我姐夫……就是那个小包工头儿老穆给中间贪了!

侯建设:来……开发商把钱都给了,都让小包工头给贪了?

顺 顺:对!

侯建设:好办,你把他找到问题不就解决了吗?

顺 顺:找不找了。

侯建设:那人呢?

民 工:让他给放跑了。他就是那孙子的小舅子。

顺 顺:是,我是他小舅子,但是……

侯建设:噢!我明白了,你和你姐夫绑在一起坑民工?!

顺 顺:我和我姐夫绑在一起……我能让他跳楼要工钱吗?

侯建设:人呢?

民 工:你不是让他假跳吗。

顺 顺:(语噎)找不到我姐夫……我,我跳行了吧!

侯建设:你跳楼能干什么?

顺 顺:我现在就跳!

[顺顺与民工欲出门,被候建设拉住。

[老穆也被张秀芝按在椅子上。

侯建设:胡闹!跳楼就能解决问题!跳楼就能拿回工钱?跳楼就能回家团圆了吗?……

民 工:我们都被他骗了!

老 穆:(对顺顺)谁骗你们了!

[老穆从椅子上跳起来冲向顺顺,又被张秀芝给拽了回来。

民 工:(冲过来,对老穆的背)那个姓穆的。

老 穆:怎么可能?

[老穆再扭头吵,再被张秀芝扭回脸,按坐在椅子上。

民 工:怎么不可能!我们跟着他在这个工地上干了两年,一分钱也没拿着……

老 穆:(对张秀芝)这话不假!

顺 顺:他满嘴谎话,把我这个亲舅子都给骗了。

侯建设:噢,他连亲舅子都敢骗?

顺 顺:楼盖起来了,他先住进去了。

侯建设:(惊诧的)他住在这栋楼里?……那可黑了不少啊!

民 工:没错,黑透了。

侯建设:你们有没有证据……

顺 顺:我以小舅子的身份保证,他不但黑了钱买房子,还包了二奶!

张秀芝:(对老穆)你有二奶?

顺 顺:两个!

侯建设:两个?!

顺 顺:都住在一起,一个又黑又胖——(指张秀芝)像他这样!

张秀芝:(粗着嗓,生气地)少拿我比划!

[张秀芝双手捧住顺顺的头,一推推到李丽身边。

顺 顺:一个又白又瘦,像……

李 丽:看我干什么!

顺 顺:(对李丽)您昨天晚上在哪儿?

李 丽:你是警察呀,管得着嘛!

[李丽转身进样板间内。

第八场

顺 顺:(招呼候建设)我怎么看她就像我姐夫的三奶呢?!

侯建设:你可不能胡说,你在哪儿看到的?

顺 顺:楼上!

侯建设:她穿的什么衣服?

顺 顺:没穿衣服。

侯建设:啊?!

顺 顺:洗澡呢!

李 丽:你……

侯建设:你看见她洗澡?还看见你姐夫了?

顺 顺:看见了,在一起!

侯建设:这哪儿跟哪儿啊!我怎么没看见你呀?

顺 顺:您也在?

侯建设:(语噎)我……小兄弟,你开什么玩笑?

顺 顺:我没开玩笑,我亲眼看见他们三个人一块儿洗澡!

张秀芝:你?!

老 穆:(低声激动地)冤枉啊!

张秀芝:(一拍桌子,指着老穆)腐败!

侯建设:(正义地)……堕落!

老 穆:(委屈地)我都三个月没洗澡了……

李 丽:脏,太脏!

顺 顺:今天我们亲自从他身上搜出一千多万!

张秀芝:啊?!

民 工:可我们的工钱他就是不给。

侯建设:(语重心长的)难怪民工天天闹事儿,都冲着开发商、建筑商,冲着政府讨工钱……结果钱都让这些包工头……不严整怎么得了!

[候建设站在两人民工中间手扶着他们的肩膀。

顺顺、民工:是啊!

侯建设:你们说的这些情况我会迅速向上级领导汇报。一旦调查属实,肯定要重制,不杀不足以平民愤!

顺顺、民工:汇报?

侯建设:你们还不知道吧?巧了,我就是这个建筑项目的主管。我姓侯叫侯建设。

顺 顺:太好了!

侯建设:你们反映的这些问题我会立即着手调查。一旦调查属实,你姐夫肯定重判,不杀不足以平民愤!

第九场

[候建设不知不觉已送两人出门。

张秀芝:杀!你贪得太多了!

老 穆:(低声,恳求地)大姐,救救我吧,我说不清了,那些钱不是我的,是你的,我今天一早去还的就是这笔钱。

张秀芝:你……这种事儿你不要乱栽赃。

[顺顺与民工又跑了回来。

顺 顺:他现在就躲在这座楼里。

民 工:A座,1618!

李丽、张秀芝:啊?!

侯建设:1618?……不会吧。

顺 顺:没错,我亲眼看见的!

张秀芝:坏了,有点不对头!

侯建设:不会看错?

顺 顺:大概……不会。

侯建设:不会是1816?

顺 顺:1……8……

民 工:可能……

顺 顺:反正是躲在上边不敢出来!

民 工:我们二十多号乡亲反正也两年回不了家了,这会跟他了,他要是不出来,我们先把他小舅子扔下去。

顺 顺:对,把这个事情闹的越大越好。电话也联系好了,新闻媒体今天正好有空。

侯建设:你们和媒体也联系好了……

顺 顺:到时候记者一拍照,明天一见报,肯定会轰动……

张秀芝:这事就闹大了。

李 丽:我的楼不好卖了!

顺 顺:我找不到我姐夫我怎么办呢?

老 穆:你们急什么?

[张秀芝又将老穆捂住嘴按在椅子上

顺 顺:你有吃有喝,当然不着急!

张秀芝:你们马上就可以拿到钱了!

顺 顺:你怎么知道?

侯建设:你们能确定这个人就在楼上?

顺顺、民工:在!

侯建设:那好,咱们兵分两路,你们……

李 丽:(低声对侯建设)这是任老板若的麻烦,你管他干吗!

[张秀芝也意识到候建设把事情搞错了,暗中向候建设招手示意。

侯建设:(低声)任老板一出事,我也就悬了!……(对众人)现在咱们兵分两路,……你们去楼上找人,发现了人先稳住他;我打电话通报上级,然后汇同司法部门调查起诉。

[张秀芝悄悄溜到候建设身后,伸手掐了他屁股一把。

候建设:啊!(厌恶地)你……有病!

顺 顺:领导讲话……

民 工:干什么吗你!

[顺顺与民工一推开张秀芝,便与候建设换位置。

张秀芝:(对侯建设)不行!

顺 顺:你又黑又胖不缺钱花!

民 工:你站着说话不腰疼!

顺 顺:(对候建设)我们肯定能领到工钱吗?

侯建设:钱在他身上藏着就好办嘛!今天就一定要让你们拿到工钱!

顺 顺:太好了!(对民工)走,找他狗日的去!……(对老穆) 找……

老穆:(伸胳膊一指)找狗日的去!

[顺顺和民工下场。

第十场

侯建设:(松了口气)(白)谢天谢地,幸好在我这儿压住了……

张秀芝:(白)老侯还蒙在鼓里……

侯建设:(白)我得赶快把公文袋拿到手……

老 穆:(白)我要是再要不回我的工钱……

侯建设、老穆:我就死定了!

侯建设:丽丽……

张秀芝:(低声的)老侯……!

[侯建设厌恶地甩开张秀芝追着往后区走的李丽。

老 穆:(对张秀芝)大姐,赶快帮帮我吧,只有你能证明那些钱是……!

[张秀芝将老穆推出门外。

第十一场

[候建设与李丽向前区上。

侯建设:(对李丽)丽丽,戴上……

[张秀芝哄开老穆又转进门。

李 丽:(得意地)太便宜你了!

侯建设:房子!这座新家马上就用你的名字办产权手续。

张秀芝:什么?!

侯建设:存款,我现在马上就把存折上的张秀芝的名字改成你的,我亲爱的,我的宝贝儿,我的……

李 丽:李丽!

侯建设:哦,对,李丽。

李 丽:(疼爱的)噢,亲爱的阿建,你以为我要的只是钱吗?

侯建设:离婚。我马上找她离婚。

[张秀芝腿一软要晕,老穆立刻扶住她。

李 丽:阿建……

侯建设:丽丽,我跟你说过多少回了,我们的婚姻早就名存实亡了……我在家里,没有一分钟是快乐的。我那个老婆,不修边幅,粗声大气,蛮不讲理!简直就是更年期综合症。没有一点儿女人味儿,你说哪个男人受得了!那整个就是一个悍妇!

[张秀芝已经被气得头昏脚软,软绵绵地向候建设身边走,老穆轻轻拉住她示意打电话讨工钱,张秀芝抬手要打候建设……老穆从她身后把她嘴捂住就走。

第十二场

[售楼处外。

老 穆:(低声的)大姐,赶快回家帮我打电话讨工钱!

张秀芝:唔……唔……

老 穆:您放心我保证让他俩戴不上戒指!

[老穆用脚在张秀芝背上一蹬,张秀芝昏然下场。自己又返回售楼处内。

候建设:(掏出钻戒)来吧,让我们……!

李 丽:等等,媒人。

侯建设:行了丽丽。

李 丽:没有媒人不算正式。(看见老穆回来)大叔,这回可以了。来吧!

老 穆:这回可以了?啊……

李 丽:大媒中间请。

老 穆:噢,噢……这回可以了……

候建设:(尴尬地)来啦……开始吧……

老 穆:开始……

候建设:噢……!

老 穆:(对侯建设)离婚手续办妥了?

侯建设:啊……!

李 丽:(尴尬地)啊……

候建设:行了!你少管闲事!

老 穆:哎。

候建设:(对李丽)……来吧……来……噢--!

老 穆:不办不合适……

候建设:你……!!

[老穆怯懦地点点头。

候建设:……!噢--!

老 穆:不合法!

候建设:(大怒)一边儿呆着去!

[老穆顺地溜到一旁,候建设拉起李丽的小手……

候建设:噢!丽丽……

[李丽一掌打落候建设伸来的手。

李 丽:(干脆的)先办离婚手续!!

[切光。

[音乐起。

第 四 幕

时间:接第三幕

地点:侯建设家

第一场

[音乐止

,带着哭腔、愤怒地吼叫。

张秀芝:没良心的侯建设……

[启光。

[卧室内,张秀芝捶胸顿足像一头困兽,在房间里来回踱步。

[客厅,老穆蹲在沙发旁的地当中,擦着汗。

卧室

张秀芝:……你们太欺负人了!

客厅

老 穆:大姐,消消气吧!

卧室

张秀芝:消不了!你没听见那对儿王八蛋是怎么骂我的!……他们骂我什么?(委屈地)蛮不讲理……

客厅

老 穆:说您粗声大气……

张秀芝:不修边幅……

老 穆:(讨好地接下去)什么什么综合症……

张秀芝:更年期。

老 穆:对,更年期综合症。

[张秀芝向客厅走。

张秀芝:说我没有女人味!

老 穆:(对观众)她比爷们儿还爷们儿!

[老穆起身想提醒张秀芝打电话,欲言又止。

[张秀芝两眼发直地又进了卧室。

张秀芝:(怒气未消)对,……侯建设你敢在外面包二奶,我就在家里养爷们!

客厅

老 穆:大姐……

卧室

张秀芝:(窃喜地)爷们儿……

客厅

老 穆:大姐……

卧室

张秀芝:这不是现成的吗?!

[张秀芝欣喜地快步出卧室。

[老穆起身指指电话。

老 穆:您……

张秀芝:(自语的)对呀……

[张秀芝上下打量着老穆,心里盘算着陷候建设的计谋。

老 穆:大姐……(指电话)大姐……

张秀芝:……什么……?

老 穆:您别忘答应我的事。

张秀芝:什么事儿?

老 穆:电话!

张秀芝:什么电话?

老 穆:嘿!帮我讨工钱的电话,您怎么能忘呢?

张秀芝:噢,我现在就给你打……哎?!我陪你一块去不行吗?

老 穆:太好了!

张秀芝:(自语)我得让他把衣服脱了……

老 穆:您说什么?

张秀芝:……脱衣服……

老 穆:我?

张秀芝:……不,你穿着我先生的西装,去要工钱……?这怎么像要工钱的吗。

老 穆:对,还是大姐想的周到。我马上去……

张秀芝:上哪?

老 穆:上阳台

张秀芝:干吗?

老 穆:换衣服。

张秀芝:上阳台换衣服谁看的见呀!

老 穆:您说什么?

张秀芝:(改口)上阳台换衣服不谁都看见了。

老 穆:对,我上厨房。

张秀芝:做饭的。

老 穆:要不,公共卫生间。

张秀芝:脏,只能上卧室了。

老 穆:那哪成啊,那是你们姑母三的

张秀芝:(愤怒的)你……

老 穆:那是你们姑母俩的空间。

张秀芝:少废话。

老 穆:那我就不客气了。

[张秀芝把老穆推进卧室。

张秀芝:进去,把衣服全脱光啊。

老 穆:啊?!

张秀芝:是把……我先生的衣服全都脱下来。

老 穆:那是。

[老穆进卧室。

[客厅,张秀芝从猫眼儿向门外观望。

张秀芝:(白)哼!姓候的,小妖精不是才脱件上衣吗,我让他连裤子也脱了。你看我今儿不气死你!!

卧室

老 穆:大姐,我的衣服您给放哪了?

客厅

张秀芝:(和蔼可亲的)啊,你的衣服,我嫌脏扔到阳台上去了。

老 穆:那……

[张秀芝进了卧室。

张秀芝:你先进卫生间把我家的衣裳脱下来,我去给你拿,再给你掸掸土扔进去……快去,别拿汗沤我的衣服……好几千一件……

[老穆无奈进了浴室。

[张秀芝一屁股坐在床上。

张秀芝:(自语)侯建设,我今天不气的你七窍生烟,算我没本事!离婚?!你不离我也得跟你离。你在外面包二奶,我在家里给你养个爷们儿看看……这份儿钱你一分也甭想拿走!我让你走的干干净净!

[张秀芝从枕头底下拿出公文袋,将存款、身份证放进自己的包里。

[老穆从浴室探头出来。

老 穆:太太,衣服,我的……

张秀芝:知道,进去!

第二场

户门外

[顺顺和民工走到门前。

顺 顺:l618。昨天晚上我姐夫是不是进的这间屋?

民 工:好像是,又好像不是!

顺 顺:到底是不是吗?!

民 工:这房子、门都长得一模一样,谁分得清?!

[顺顺和民工争执不下动起手来。

[侯建设上场。

侯建设:哎,哎……你们俩打什么?

顺 顺:侯大哥,你才来呀,我姐夫就在这1618房里。

侯建设:在……我去查这里,你们去查查1816,没有他……就一层一层找,直到找到为止。

顺 顺:好,走。

[顺顺和民工下。

[张秀芝凑到客厅门口听外面的动静。

张秀芝:不是姓侯的。

侯建设:(自语地)没有过不去的桥,就看谁的脑子活。小丫头片子不就想要个有张秀芝签了字的离婚协议嘛……容易,她哪见过张秀芝的字!我替她写了就得了……

[侯建设掏出离婚协议,蹲下身子,左手拿笔欲签字,电梯声响,李丽上场。

侯建设:(一惊)丽……丽……,你……?!

李 丽:怕你不敢进门,送一送你。

侯建设:(掩饰地)哪儿的话……不敢进门……

[李丽替侯建设用钥匙打开门。

[卧室内。张秀芝进卧室锁上门。

户门外

李 丽:亲爱的,十五分钟够吗?我一会再来。

[李丽对侯建设飞吻,推侯建设进门,随手关上门。

[李丽下场。

第四场

卧室

张秀芝:(故意的)啊哈!

浴室内

老 穆:(开门探头)大姐,衣服……

卧室

张秀芝:(朝外客厅)(大声的)哎呀……你急什么!

老 穆:太太,您别逗我了。

张秀芝:就逗你!

老 穆:一会儿还得办事呢。

张秀芝:办事?

客厅

侯建设:(心里一惊)这是谁和谁呀?

卧室

张秀芝:(故意叫)哎……哎……

老 穆:(推开浴室门)怎么了大姐?

客厅

侯建设:(不敢相信)还真有外人……?!

卧室

张秀芝:(高声地)噢—噢--(低声地)哎哟……我……这儿……

老 穆:胃疼?

张秀芝:对……胃疼!(大声的)嗯!嗯!……噢……哟……喂!

[张秀芝做痛苦状,老穆只得穿了花裤衩和衬衣跑出浴室,扶张秀芝在床上坐好,用手给她扣背。

张秀芝:你别光着,穿件浴衣。

客厅

侯建设:(大惊失色)张秀芝!!!……结婚二十年了,她不可能吧!

卧室

张秀芝:(高声地)……哎哟……噢……(低声地)我想吐。

[老穆把张秀芝扶进浴室,自己在门外。

老 穆:大姐,您快点。

[侯建设本能地躲到卧室门外听,推了推门。

侯建设:(自语)嘿,门还反锁上了!

卧室

老 穆:大姐,差不多就行了,我这还光着呢。

客厅

侯建设:(自语地)难怪今天听民工说在1618房,小包工头儿养情人!

[张秀芝穿浴衣走出浴室。

[老穆欲进浴室。

张秀芝:(低声的)胃受凉了……喝点酒就好了。

老 穆:这时候我上哪儿弄去?

张秀芝:外屋就有

老 穆:我给您拿去。

张秀芝:要白酒……

老 穆:哎!

[此时侯建设正冲向卧室门,老穆推开门正好碰面。

老 穆:哟,大哥回来了?快进去吧……大姐她要喝酒……

候建设:哪儿。

[候建设下意识一指。楞楞地看从面前过的老穆。

[老穆从客厅的吧台拿了瓶酒,又跑进卧室。

张秀芝:关门!

老 穆:唉。

[老穆回身关门,正将候建设关在门外,侯建设把门推开。

张秀芝:有风。

老 穆:(对侯建设)有风。

[老穆又回手关上门。又把侯建设挡在门外。候返身进厨房。

张秀芝:(指没开启的酒瓶)怎么喝呀?

老 穆:您看我的。

[老穆拿起酒瓶就咬并发出声音,张秀芝附和着呻吟。

老 穆:我拿家伙去。

[老穆又打开卧室门,正撞上举着刀冲上来的候建设。

老 穆:正好。谢谢大哥。

候建设:别客气。

[老穆返身关上门,试图用刀开酒瓶盖。

张秀芝:不用了。……我好多了。

[张秀芝起身把刀藏到阳台上。

客厅

[侯建设先是迷惑地坐在沙发上,然后又打开户门看看门牌。

侯建设:(自语地)没错呀?是1618……

卧室

张秀芝:(低声地)你大哥来了?

老 穆:在外屋。

张秀芝:(低声地)那你给我叫他进来……

老 穆:(向客厅)大哥,大姐叫您一块……

客厅

侯建设:(悲愤地)我决不跟你们一块洗澡。

卧室

老 穆:大哥,大姐叫您,您赶紧进来呀。

张秀芝:(低声的)扶我起来,我去让你侯大哥给任总打电话(大声的)……哎哟……

老 穆:您怎么又来了?

[张秀芝拉老穆到前区。

张秀芝:……(大声的)哎哟,实在受不了了,(小声的)我咬着点儿东西就好受了。

老 穆:那你咬……咬什么呢?

张秀芝:(小声的)你大哥在的时候我都咬——

[张秀芝从容地拽过老穆的胳膊。

老 穆:您要是舒服点就咬吧。

张秀芝:谢谢!

老 穆:(大叫)啊——(强忍着)啊——啊——

[客厅里,候建设倒在沙发上,急得一口接一口的咬沙发背垫。

卧室

老 穆:(忍不住地)侯大哥……我不行了,你快来吧!

客厅

[侯建设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弹起身来,一头撞向卧室门。

[张秀芝顺势将老穆一把推倒在床上,走到门边突然打开门,侯建设一头栽进卧室。

侯建设:(气急败坏地)人呢?野男人呢?!

[张秀芝一把拎起侯建设也扔在床上。两个男人同在床上,面对面。

候建设:你……!!

老 穆:(真诚的满怨)你还来呀——

侯建设:我就来了——!!!

老 穆:(有些生气地)刚才大姐在床上翻过来掉过去的您怎么就不进来呢?!

侯建设:我就不进来。

老 穆:(真诚的)您说大姐有需要咱哥俩应该谁先上?

侯建设:(愤怒的)废话!当然是我呀!

老 穆:(认真的)那您怎么等我伺候完了您再来?

侯建设:你伺候?!

老 穆:对呀,(指胳臂)您看给我咬的。

侯建设:咬你?

[候建设拉过老穆胳臂就咬。

老 穆:啊!啊!……大哥怎么也咬人?

张秀芝:他……胃疼。

侯建设:(对老穆)滚!

[老穆慌忙顺从地向外跑。

侯建设:回来!

老 穆:我到底出去还是……

侯建设:(压制着情绪)裤子呢?!

老 穆:哎哟!刚才大姐着急我就没顾上。

[老穆进浴室(抢服装)。候建设蹲在床边。

第六场

侯建设:(痛苦地)张秀芝啊张秀芝,你行啊,背着我养男人。多长时间了?!

张秀芝:三年了!

侯建设:你也三年了?!

张秀芝:什么?姓侯的,你说什么?什么叫你也三年了?我知道你不喜欢我,看见没有?你不喜欢,外面有的是人喜欢……他说了,他不觉得我蛮不讲理,粗声大气,不修边幅,他说我有女人味。我不是更年期综合症。他还说就喜欢我这样富态的。怎么样?姓侯的,这次你尝到戴绿帽子是什么滋味了吧?!

侯建设:呸!你以为你占什么便宜了?

张秀芝:你舒服了吧?

[老穆换好衣服从浴室出来。

老 穆:(对张秀芝)大姐,您舒服点了?

张秀芝:(轻松地)对,谢谢你啊!

老 穆:(讨好地)这不是咱应该做的吗。大姐,我麻烦您帮我跟大哥说的事

[张秀芝点头。

老 穆:大哥答应了?!

张秀芝:哦!

[侯建设走向老穆,快到跟前时老穆鞠躬致谢。

老 穆:(感激地)太谢谢您了!

[侯建设一把抓住老穆的前襟。

侯建设:……小包工头啊,小包工头……

老 穆:对。

侯建设:你包到我头上来了!

老 穆:既然您答应了,那就上外屋……

侯建设:我去外屋?

老 穆:帮我打个电话。

侯建设:打电话?我劈了你!

第七场

老 穆:大哥……

[顺顺与民工正好又到了户门外,听里面的声音。

侯建设:(疯狂地)今天我不劈了你——我——我就不是男人!

[侯建设抄起菜刀冲向老穆。张秀芝挡住侯建设,被侯建设推开。

[老穆转身逃向客厅,侯建设追出。

侯建设:是男人,你就不要躲!

老 穆:哎,不行,大哥!拿刀这么比划可容易伤着人……

[已无处躲的老穆伸手抓住侯建设举刀的右手,侯建设无力挣扎,反被老穆扭住胳膊,夺下了刀。侯建设瘫坐在沙发上。

[门外。顺顺与民工推门而入。

民 工:在这儿呢,就在这儿呢!

顺 顺:看你还往哪儿藏……啊,你干什么?

老 穆:没干什么,我麻烦大哥帮我打电话要工钱,他先教我耍大刀。

顺 顺:你还敢跟领导耍大刀……!

[狼狈的侯建设看到了顺顺和民工上来,立刻努力摆出尊严。

侯建设:你们?

民 工:侯大哥,您也在这儿调查呢?

侯建设:(矜持地)调查……对,正在调查!

张秀芝:你们来干嘛!

顺 顺:干吗?讨工钱!

老 穆:(生气地)讨工钱讨到大姐家来了?

顺 顺:我找你不上她这儿上哪儿?!

张秀芝:我欠你们什么钱?出去!全出去!

顺 顺:(指老穆)他就是老穆!

民 工:(手指张秀芝)她,就是他,包养的二奶!

老 穆:别乱说!

[侯建设触电一样弹起身来。

侯建设:这种事可不能胡说……我问你们,欠你们工钱的是不是这个人?

顺 顺:没错,我们几年的血汗钱,全年让他贪了……!

老 穆:(不服地)欠是欠了,可没贪!

侯建设:(神经质地自语)狗日的、狗日的……

[顺顺在一旁拍醒侯建设。

侯建设:(恢复些神志)我告诉你,把钱交出来,否则国法难容!

民 工:拿出来!

老 穆:我没钱呀……

顺 顺:呸!一千多万,今天早上还藏在身上呢!

侯建设:(对老穆义正辞严地)你……你……把欠工人的血汗钱交出来!

民 工:有侯大哥给我们撑腰,看你还敢赖!

侯建设:(对顺顺)是存款不是?

顺 顺:是!

侯建设:马上提出来,给工人发工资!

老 穆:我没钱呀……

顺 顺:我亲眼看见他都藏在裤裆里。

侯建设:马上掏出来。

[顺顺、民工转身去老穆身上掏钱

顺 顺:侯大哥,他身上什么都没有。

侯建设:钱放哪了?快拿出来。

老 穆:一千万……我都给了大姐了……

候建设:(低声对张秀芝,讥讽地)张秀芝啊张秀芝,你财发得大了……(大声地)全交出来!

众民工:拿出来!

张秀芝:不拿!

老 穆:太太呀,……

候建设:(愤怒地)那是你太太吗?

顺 顺:二奶!

老 穆:对,二奶啊……

侯建设:……呸!

老 穆:(对张秀芝)我上午把钱给您的时候,您还答应让侯大哥给我要工钱……

侯建设:(对老穆)呸!想得美!(对张秀芝)把他说的钱交出来!

老 穆:不是让您跟大姐要钱,是让任总把欠我的钱……

侯建设:什么任总欠你的钱,是你欠工人的钱!

老 穆:对呀,大姐就让您给任老板打个电话,把欠我的工钱,也就是我欠工人们的工钱……

侯建设:谁跟你扯淡!(对张秀芝)你身上的钱是不是他给的?

老 穆:是!但不是我……

侯建设:没你的事儿!(对张秀芝)他是不是给你一千万?

张秀芝:是,怎么了?

侯建设:交出来!

张秀芝:不交!

顺 顺:不交?你凭什么不交?!

张秀芝:那是我的钱!

老 穆:那是大姐的钱!

顺 顺:你以为我不知道啊,

老 穆:你知道什么呀?!

顺 顺:她不就是你的二奶嘛!

张秀芝:谁是——啊,对,怎么了?

顺 顺:不要脸的东西!

老 穆:你怎么跟大姐这么说话?!

张秀芝:对!我是他的二奶。

老 穆:大姐啊,你怎么是我二奶!

[侯建设捂着老穆的嘴。

侯建设:(低声的)我看得真真的,你就是她的二奶!

老 穆:(挣扎的)不对吧,我怎么能是她的二奶呢,她是我的二奶……

侯建设:(对顺顺)你们两个把他给我看好了,把嘴捂上,别让他瞎说!

顺顺、民工:是!

[顺顺和民工忙架起老穆,捂上老穆的嘴。

侯建设:张秀芝啊张秀芝,我让你背着我养男人,我告诉你,今天我要把他变成穷光蛋。

张秀芝:你想干什么?

侯建设:干什么?说,钱放哪了?

顺 顺:(对老穆)说,钱放哪了?

[老穆因为嘴被捂上,缺氧晕了过去,顺顺和民工把他摇醒。

老 穆:(迷惑的对民工)你跟我要过……(对顺顺)你也要过!

[老穆伸手翻民工和顺顺裤子。

顺 顺:(躲开)你没给过我。

侯建设:(愤怒地)说不说?不说有地方让你说,送公安局。

[顺顺和民工忙架起老穆。

张秀芝:慢着,他欠你们多少钱?

顺 顺:四十四万四毛四!

[张秀芝从包里掏出存折。

张秀芝:这是一张五十万的存折……

侯建设:存折(一把抢过存折),把身份证给我!

[张秀芝进卧室拿包,边从包里掏身份证边往客厅走。

[侯建设一把拿过张秀芝手里的身份证。

侯建设:(郑重地)民工弟兄们,这钱来之不易,赶快到银行去取钱,给大家发工资,好让大家回家团圆!

老穆、顺顺、民工:(感激地)太谢谢您了!

侯建设:不用谢,这是我们应该做的!

[民工三人出门。

[侯建设跟出门,一把拎过老穆。欲言又止。

侯建设:(对顺顺)看好他,(对老穆)回来我再和你算账!

老 穆:是,还有利息。

[老穆、顺顺、民工接连三次鞠躬,三人下场。

第八场

户门外

侯建设:(自语地)张秀芝啊,你也养情人?!

客厅

张秀芝:这回他找到借口离婚了。

户外

侯建设:(白)既然如此我何不跟她一了百了……看我的……

客厅内

张秀芝:(白)一进门准得装哭!

[侯建设进客厅。

侯建设:(哭)张秀芝啊张秀芝,这么多年来我对你、对这个家可是一心一意……

[张秀芝进卧室,侯建设抬头看没人,又跟进卧室。

侯建设:张秀芝啊张秀芝,这么多年来我对你、对这个家可是一心一意……

张秀芝:你一心一意?

侯建设:你背着我养男人,给我戴绿帽子……

张秀芝:我……!

[侯建设冲到张秀芝面前欲掐张秀芝的脖子,张秀芝一伸脖子,侯建设又缩回手。

[此时李丽悄然推门上场,闪在卧室门外。

李 丽:(白)嘿,居然没打起来!

卧室

张秀芝:(白)该提离婚了。

侯建设:好,好,算我过去瞎了眼……我现在对你只有一个要求……

张秀芝:离婚。

[张秀芝向客厅走。李丽闪到后区。候建设跟随。

侯建设:对,尽管你伤了我的心……

张秀芝:是吗?

[候建设做出痛苦心情状态坐在沙发上。

侯建设:(情绪激动的)……但是,我也不想难为你,被民工发现的钱都写的你的名字,只要我不向上汇报,就没人知道,如果我报上去你可就是窝赃……你看……?

张秀芝:你想就报呗!

侯建设:一千万的贪款,姓穆的杀头,你也得判十年的窝赃罪!

张秀芝:好好,离,我同意!

侯建设:(难过地)二十年的夫妻,我也不愿意走到这一步……这儿正好也没你什么东西……

张秀芝:干什么,姓侯的,这房子你想占?!

侯建设:(据理力争)什么叫我想占!这都是我辛辛苦苦弄来的!我在婚姻上无过错,财产当然优先考虑。(一伸手)请!!!

[张秀芝忍下怒气,也做出十分痛苦的样子。

张秀芝:你……好、好,我走,孩子我也不用你管……

[张秀芝向门口走。

侯建设:(痛苦地)不、不,孩子在海外上学……

张秀芝:以后学费我会负责。

侯建设:不……

张秀芝:用不着你管了,就一条儿,以后不准你上门儿!

侯建设:你……

张秀芝:我不愿意再看见你!

侯建设:(心如刀割般)好,好,你太狠心……

[候建设一只手悄悄拿出离婚协议。

张秀芝:你让开,我在离婚协议上签字。

[张秀芝毫不犹豫地在上面签了字。

侯建设:(白)(轻松地)怪了,她怎么知道,还挺痛快?!

张秀芝:你说是明天一早,还是现在就去?

侯建设:(痛苦地)明天也行……今天……(看看表)(白)夜长梦多啊。(对张秀芝)要不现在……

张秀芝:好,走!

第九场

[李丽从客厅后区走出。

李 丽:等一等。

张秀芝:(忍下怒火)这位是……

侯建设:她……

李 丽:我是这个楼盘的楼房经纪人。

张秀芝:你有什么事儿吗?

李 丽:我怕您把房间的钥匙拿走,来提醒一下

张秀芝:你……!

李 丽:房子还没正式办过户手续。

张秀芝:知道了。

李 丽:那我要检查一下这个房间是否有丢失物品。

[李丽进卧室,翻看床上用品。张秀芝跟了进来。

卧室

李 丽:……脏,太脏了。

张秀芝:你……!

李 丽:大姐,我刚听说您的男朋友给了您一千多万。

张秀芝:你什么意思?

李 丽:我没什么意思,这上面写的可都是您的名字。

张秀芝:你想干什么?!

李 丽:侯大处长,您的财可发大了。这是您婚前的共同财产,得分一半呢。

张秀芝:呸!小妖精,没你说话的份儿!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东西!

侯建设:丽丽,算了……

[李丽走出卧室。

李 丽:这儿没我说话的份儿,我一个电话打到反贪局,咱们上那儿说去!

张秀芝:你……

侯建设:算了,丽丽……

李 丽:(低声对候建设)凭什么便宜她!

侯建设:(低声)算了,她同意离婚了……

李 丽:(大声地)新婚姻法有规定,无过错一方受保护……她,卷铺盖卷儿,走人!

[候建设两边拉劝。

张秀芝:噢,是吗,这儿的铺盖卷儿是你的!你手上的订婚戒指也是姓侯的给你戴上的吧。(学侯建设的口气)噢——“丽丽,无论我贫穷还是富有……”啊——呸!

侯建设:你怎么知道的?!

张秀芝:楼下样板间,我看到的!

侯建设:嘿!

侯建设:好好好,秀芝……

张秀芝:好,分!!!

李 丽:就得分!

张秀芝:怎么分呢?

李 丽:(得意地)您把钱放这儿,我们阿建给你们罩着,饶你们一条命就行了!

张秀芝:你也不怕撑死!

侯建设:(低声暗示)丽丽……

李 丽:(小声对侯建设)这是讨价还价,你不懂!(对张秀芝)大姐呀,命要紧还是钱要紧呢?

张秀芝:钱要紧呗!要不怎么都红了眼、伸着脖子往前窜呢!(对侯建设)我们先去办离婚手续。

李 丽:不行!

侯建设:(无奈的)秀芝,你也看见了,你说怎么分?

张秀芝:(心痛地)二一添作五,一人一半儿!

侯建设:好好,就照你说的,咱们现在就去办……

李 丽:这儿明明站着三个人,为什么二一添作五?

张秀芝:你……你算干什么的?

侯建设:丽丽,别闹了,咱们……

李 丽:谁闹了,反正也不是正道儿来的钱,见者有份儿!

[候建设跑到门后,向猫眼外观察。

侯建设:好了,好了,闹大了对谁都不好!秀芝,你也让一步,咱们三一三十一谁都不少,公平了吧?

张秀芝:公平?你们俩合起来可是两份儿!

李 丽:你怎么知道我要和他结婚哪!我可是有独立人格的女性!

张秀芝:你是……

[候建设跑到门后向外查看,回身分开两人。

侯建设:小点儿声,小点儿声!……好了,好了,把我那一份儿再二一添作五,都给你们行了吧!

李丽、张秀芝:行!

[二人一起坐在茶几边上分存折、国债券。

张秀芝:哎?……民工拿走的五十万可得算你们的。

侯建设:凭什么?

张秀芝:是任老板欠民工的,你负责让他还给你。

侯建设:那这房子得算我们的……

李 丽:当然了,刚办完产权手续,你也在财产担保上签了字。

张秀芝:(指着李丽手中的存折)那就得从这里扣除!

李 丽:不行!

张秀芝:最少一百万……拿出来!

李 丽:不给!

张秀芝:拿出来!

李 丽:不给!

[候建设制止不住,一下跪在茶几前。

侯建设:都算我的!行了吧?

李丽、张秀芝:行!

第十场

[侯建设看着两个女人,懊恼地蹲在一边。

李 丽:密码!(对张秀芝)密码你得告诉我!

[顺顺上场。一拉门没锁,走到他们背后。

张秀芝:(指侯建设)问他!

侯建设:(诧异地)问我?!

顺 顺:(对张秀芝)二奶!

李丽、张秀芝:哎!……(相对)啊—呸!

顺 顺:二奶,你可把我姐夫害苦了!你给他存折,又不告诉他密码!现在他人都被银行扣住了!

李 丽:哎,大姐,这可是大事儿啊,你怎么能忘呢?

张秀芝:(慌张地)我……我赶快本人去一趟,就说忘了……?

李 丽:对,本人去就能摆平了,快去!

[顺顺闻声看见李丽。

顺 顺:哎,三奶也在这儿!

李 丽:你……!阿建,你快把他们轰走!

[顺顺这才看见刚刚转过身的侯建设。

顺 顺:侯大哥……您还没走呢……

侯建设:你……

[顺顺看见茶几上摊开一片的存折和国债券。

顺 顺:侯大哥,你都调查清楚了吧,哎?这就是我说的那些贪款!

侯建设:你说什么?

第十一场

[老穆和民工上场。老穆兴冲冲,气喘吁吁,衣装不整,手里捧着整整齐齐一包钱。

老 穆:(高兴地)取出来了,都取出来了……不用着急了。

[侯建设、张秀芝、李丽惊愕地看着老穆。

顺 顺:没有密码,你咋取出来的?

老 穆:一开始,办事的小姑娘不给……

张秀芝:啊……

老 穆:(绘声给色地)后来,我急了,我说为这钱,我们整整讨了两年啊,三十多号乡亲都等着回家团圆,今天不拿到工钱我就不活了!我一急,抄起啥傢伙是啥傢伙了!

李 丽:啊!

老 穆:三十号人全炸窝了!

侯建设:你们全去了?!

老 穆:啊。

侯建设:那银行……

老 穆:来了个老同志,问清我们的工地、住址,二话没说就让柜台里面的姑娘点钱……!

民 工:(感动的)还是人家讲道理。

老 穆:人家还怕路上出事儿,一路派人护送着就回来了。

[效果声渐起。

侯建设:啊……那你们不回家,到这儿来干嘛!

老 穆:五十万的存折,不是还剩五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块五毛六。利息是……

[警车声由远及近,接着楼梯上响起一阵纷乱的脚步声。

[所有人都紧张四顾。张秀芝跑到后区阳台向外张望,又快步蹿了回来。

张秀芝:出……出事儿了……来了好多消防员……全蒙着头,就剩俩眼睛。

侯建设:消防……?

顺 顺:我当过兵,我去看一下……

[顺顺刚跑到阳台,转身就往回跑。

顺 顺:是……特警!全端着真家伙,把这栋楼给围起来了。

李 丽:啊?!

张秀芝:啊!

[窗外警灯闪起,响起喇叭里的喊话声:楼上1618房的人注意,我们是警察,马上到阳台前,或窗口站好,脸朝外,手举过头顶……

顺 顺:姐夫,你抄家伙了?

老 穆:消防板斧。

顺 顺:消防板斧?!你这叫抢劫银行!!!

侯建设:(机智地对李丽)快、快,存折还给她!

[李丽迅速将手里的存折、国债券扔给张秀芝,张秀芝又扔给老穆,老穆又扔给顺顺,顺顺又扔给张秀芝,张秀芝最后扔给侯建设,侯建设把东西扔在茶几上。

顺 顺:都听我的,举起手,站到窗口。

[侯建设一把拉过李丽。

[众人都顺从地跟着他走到卧室窗前,在阳台一字排开,举起双手。

侯建设:(低声对李丽轻松地)别怕,没咱们的事儿!

李 丽:(得意的)我知道!他们完了!

侯建设:你昨天拿走的东西放哪儿了?

李 丽:戴着呢!

侯建设:(吃惊地)啊?!你带……带它来干什么?!

李 丽:我要它干嘛!

侯建设:拿来,快拿来放我这儿!

[侯建设一拉衣襟,李丽将手袋里的戒指交到侯建设手里。

侯建设:(大惊)什么?!怎么是这个?!

李 丽:就是这个。

侯建设:我要的是有张秀芝签字的东西……

李 丽:(一举戒指)这有张秀芝的名字!

侯建设:啊!!

[侯建设扑向扔在茶几上的存款、国债券,仔细审看。

候建设:天哪……?!!

[侯建设抓起存折,奔向卧室。

侯建设:(对张秀芝)……这个?!怎么回事?

张秀芝:(哭腔地)这都是你的钱……

侯建设:(急促地)怎么可能呢?……(对老穆)……这不是他的赃款吗?……

老 穆:这怎么是我的呢?是大姐的呀,都藏在床底下!

顺 顺:(对候建设)没错,我看到的就是这个!(对众民工)快过来先站成一排!到楼下去投降……快……枪子儿不长眼!

[老穆和民工在顺顺的带领下排队向外走,下场。

顺 顺:都怪你,你这是抢银行啊!

老 穆:不是抢的,是他们一张一张点给我的……真的……

[侯建设捧着存折,快步走向前区。

侯建设:(自语地)我……我往床底下藏的时候……

张秀芝:你藏的时候背后有眼!

侯建设:(惊)什么?!

张秀芝:背后有眼!!

[李丽换了一付面孔,如同陌路般的,把戒指还给侯建设。

李 丽:(冷静地)候处长要是没有别的事情,我去上班了,再见!

候建设:你……!

[李丽举手向外走,顺手关上身后的门。

[张秀芝把手袋里的赃物扔在床上,向卧室外走。

侯建设:(边追边说)秀芝,……你不能走啊……你帮帮我吧……看在二十年夫妻的份上,你帮我吧……把这些钱先应下来,我会想办法把钱的来路说清楚……事情过去以后我会加倍的补偿你……

[候建设追着张秀芝出卧室,绝望地跪在茶几前,张秀芝冷冷地举起双手,绕过他走出房门。

[房门在她身后砰然关上。

第十二场

侯建设:(绝望地)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啊……!

[侯建设起身举起双手,缓步向门走去,在门边他站定,转回身,双手放下,笑了笑,长舒了一口气。

[音乐起

[候建设踏着轻松地的舞曲,从卧室走向阳台,爬上围栏……

[光,随着候建设的动作逐步压暗,最后只剩下天幕光和阳台的定点光。

[阳台定点光在候建设在围栏上站稳后渐压掉,天幕光最后渐压。光全切。

[音乐止。

第十三场

[前区光启。

[众人叫嚷着上场。

老 穆:我冤枉啊……我哪敢抢银行啊……是他们一张一张点给我的……

李 丽:(绝望地)……和我没关系,我要去上班……

张秀芝:我们已经离婚了……离了……

顺 顺:侯大哥呢?候大哥还没下来?

老 穆:在楼上……(下意识抬头看)哎?楼上阳台站的是咱的弟兄不是……?

顺 顺:是侯大哥!

老 穆:啊?!候大哥?!

李 丽:建设——!

张秀芝:老侯——!

老 穆:候大哥,往后站,危险!啊……!!!

[众人慌乱的叫喊成一片。突然静场。

[音乐起。

[众人摹仿电影慢动作,随着音乐,缓缓地看着落下来的候建设,做自己最后一个动作。

[光渐暗。

[光全压后5”起送客音乐。

[启光。

右侧民工上场至台中谢幕。向台左伸手示意。

左侧顺顺上场至台中谢幕。向台右伸手示意。

浴室门开,张秀芝上场至台中谢幕。向左伸手示意。

李丽从房门上场,至台中谢幕。四人向后伸手示意。

候建设从阳台上跨过窗户进房间,至台中谢幕。

五人分开两边,顺顺和民工跑到床边,掀起大床,老穆从床下爬出,至台前谢幕。两边示意。

全体演员谢幕。

全剧终

2005年11月根据呼和浩特演出录音整理2OO6年3月l2月於龙城花园斯乐居整理毕

本文由某某资讯网发布,不代表某某资讯网立场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douyinzhan.cn/a/douyinwenan/dianyingjuben/2020/1111/1705.html

你的姓名:
联系电话:
电子邮箱:
留言内容:
 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微信号:734600412

工作日:9:30-23:30,节假日休息